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新闻

当代文学:海外传播新风景

编辑:骆 驼 | 时间:2019-11-14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张鹏禹 | 浏览量:1238

 

今年7月4日,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日文版在日本上市第一天,首印1万册全部售罄,短短一周时间,加印10次,印刷数量达85000册。

刘慈欣小说在日本的成功不是个案,近年来,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作家与作品正在增加。科幻文学、谍战小说、网络小说等类型文学在国外读者中影响力日益增强;除欧美英语世界外,亚洲、东欧各国对中国文学的接受也令人欣喜。随着中外文学交流愈加频繁与深入,了解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与接受情况,对中国文学更好地“走出去”至关重要。

类型小说可圈可点

今年3月,《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2018)》发布,对近年来中国文学海外传播情况进行了调研。《报告》主编、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姚建彬介绍说:“不少国家对中国文学的关注,除了继续聚焦于传统的纯文学作品外,还将感知触角延伸到了中国当代的武侠小说、悬疑小说、推理小说、盗墓小说和各种当红的网络小说。”类型小说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科幻文学、网络文学、谍战小说等文学新门类正成为海外读者了解中国文学的窗口。

“科幻文学已经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新名片。”姚建彬说。科幻文学不仅通过翻译渠道走了出去,更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走进去”。通过获国际奖项情况、国外图书馆馆藏量、图书销售量、书评及论文研究情况等指标可以看出,以《三体》为代表的中国科幻文学海外传播力与认可度逐渐提升。

2016年,由美国托尔出版、英国宙斯之首再版的《看不见的星球:中国当代科幻小说选集》和宙斯之首再版的《流浪地球》等小说集收录了刘慈欣、陈楸帆、程婧波、夏笳等人的作品。2016年2月,《克拉克世界年刊:8》收录了程婧波的《萤火虫之墓》和夏笳的《2044年春节旧事》;2016年7月,《年度最佳科幻小说和幻想小说:2016》收录了宝树的作品。外国出版社、杂志社和文学网站对中国科幻作品持续关注。

网络文学在海外人气也很高。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有不少韩国知音。2015至2016年,随着《琅琊榜》《花千骨》《云中歌》《那片星空,那片海》等中国网络小说在韩国受到广泛欢迎,韩国《亚洲经济》一篇题为《3亿3千万人被深深迷倒,中国网络小说引起市场大爆发》的文章指出,“中国网络小说现已延伸到全世界,成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与中文的窗口。”该报另一篇报道《中国网络文学成为世界主流》一文更是对中国网络文学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正在向海外输出,在俄罗斯、美国、加拿大、英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地都有狂热的粉丝团”。

中国传媒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孙鹤云研究发现:“韩国读者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反馈非常积极,年轻读者发现了一个可以无负担对接的中国文学新类型。”通过观察韩国YES24网站的会员留言,孙鹤云发现,《步步惊心》《琅琊榜》《花千骨》等小说令韩国读者着迷。

麦家谍战小说在国外的成功曾在海外掀起了一股“麦旋风”。“相比纯文学作品,国外出版社对偏通俗文学的谍战小说出手迅速,这类作品为当下文学增添了新元素,丰富了海外认识、了解中国的途径。”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姜智芹在研究中指出。

《解密》的火热也带动了海外读者对中国谍战小说的关注,陈浩基、陈紫金、刚雪印、秦明、松鹰等人的作品被翻译到海外,中国谍战小说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走向更多小语种地区

“以往我们总是关注中国文学在欧美英语世界的传播情况,近年来通过各种文学交流,我发现一些东欧国家、东南亚国家等小语种国家对中国文学的兴趣也很强烈,很希望中国当代文学有更多小语种译本。”《世界文学》主编高兴说。

越南读者对中国文学有着浓厚兴趣,中国文学在越南的译介数量逐年增长,在越南外国文学作品中所占比例相当大。20世纪90年代初到21世纪初,越南掀起了一次中国文学热潮。沈从文的《边城》、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王蒙的《悠悠寸草心》等小说被翻译到越南,并受到越南读者的欢迎。这一方面说明两国同处亚洲文化圈,在历史、政治、民俗等方面,有着更多沟通的可能,另一方面则缘于中越文化自古以来悠久的交往历史。

中国当代文学在越南的传播也影响了越南作家的创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在越南作家中的知名度进一步提升。据介绍,越南文坛上的陈清河幻、杜黄耀、阮玉姿等当代青年作家的小说或多或少地采用了莫言长篇小说《丰乳肥臀》中的叙述手法并受到越南读者的认可。

“应当注重中国文学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译介和传播,我在与越南文化界人士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们非常迫切地想要了解中国当代文学,希望更多的当代文学介绍到越南去。”高兴说。

一些重点译介工程使印度的中国文学翻译和出版更加系统。2015年底,“中印经典和当代作品互译出版项目”印方项目启动;2016年,印方翻译团队正式成立,投入作品译介工程。从事翻译工作的皆为印度高校中文专业教师,代表了印度中国文学翻译的较高水平。入选这一项目的当代文学作品包括《尘埃落定》《生死疲劳》《白鹿原》《秦腔》等。译本指定出版机构是印度主要的印地语、英语出版社之一的印度国家图书基金会。

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副教授曾琼认为,“这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特别是走向印度的一个里程碑。”

中国电视剧在泰国的热播带动了相关出版物的翻译,有些热爱中国文学的泰国粉丝甚至等不及出版方翻译,便自行开始译介。《步步惊心》《后宫甄嬛传》《芈月传》等在泰国圈粉无数,推动了中国文学在泰国的传播。

中外译者携手发力

尽管中国文学近年来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逐渐增强,但与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还很不相称。“这几十年,中国第一时间就把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介绍过来了,各国代表作家的重要作品基本都有中文译本,而国外翻译中国作品的数量相比之下还相当少。”高兴说。

总结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经典案例可以发现,各类出版项目的作用十分重要。“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翻译资助项目”“中国当代作品对外翻译工程”等把中国文学送出去的工程不断推进,各类官方和民间组织协同努力,致力于让更多海外读者看到中国文学作品。

“近年来,通过一系列项目资助、奖励中国图书翻译和海外出版的项目,有力推动了中国文学作品多语种版本在全球的热销。”姚建彬说,“在这一过程中,应当更加注重项目的效果评估和反馈,不仅要把中国文学译出来,还要看译得好不好,外国读者是否看得到。”

在对象国选择上,作家和出版界的视野也日益广阔,不再只盯着英、法、德等语种,更加具备世界眼光。姚建彬认为:“中国文学的海外传播与发展,是全方位、面向全球范围的,而不能仅仅限于英语世界或传统意义上的西方大国。”

培养、建立一支优秀译者队伍已成为当代文学更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汉学家们的作用不可替代。高兴认为:“外译中的队伍比较强大,中译外需要汉学家的母语优势,这个队伍还比较小。”

近年来,通过世界汉学大会、国际汉学翻译家大会等中外交流活动,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鲁迅文学奖翻译奖项等奖励机制,培养外国来华留学翻译人才等举措,外国翻译家对中国文学的了解和翻译热情正在提高。意大利汉学家傅雪莲将刘慈欣的《三体》翻译成意大利文出版。阿拉伯语译者叶海亚翻译了徐则臣等作家的代表作,受到阿拉伯语世界欢迎。

除此之外,“建立作家与译者、经纪人或出版家之间的稳定关系,重视专业网刊、网站作用,推动版权代理人制度对提升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影响力也至关重要。”姚建彬说。

“文化包括文学本身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魅力的一部分。当代文学走向海外的过程也是一个民族文化平等交流的过程。”高兴说。

尽管当代文学在海外的影响力还有待增强,但它已成为展示中国文化和中国魅力的重要窗口。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