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欧阳明:挥手

编辑:骆 驼 | 时间:2020-06-06 | 来源:四川作家网 | 浏览量:1310

 

刚到九点半,老刘就转动轮椅,艰难地向阳台移去。

外面阳光很好。老刘的心情也很好,不等气喘均匀,就抬头朝对面顶楼的阳台望去。阳台什么也没有,老刘一看表,还差10分钟。

老家伙,耐性还是比我好啊!老刘想。

老刘望的人是老李。老李和老刘同庚,他们同一学校毕业,同一天到同一单位报到,同一天结婚,也同一天退休。不同的是,老刘住的A幢底楼,老李住的是对面B幢顶楼。二人关系一直很好。为什么好,局外人说不清楚,都认为是有同样的爱好。

老刘和老李共同的爱好是下棋。两人对弈了几十年,都难分伯仲。退休后,闲来无事,二人就天天下棋,不是老刘往B幢的顶楼爬,就是老李往A幢的底楼跑。几年前,他们的老伴儿都去世了,儿女们为了生计,天天早出晚归。棋,让两位老人干瘪的日子像成熟的稻谷一样饱满起来。

棋上分不出输赢,只有看谁先去见阎王了。老刘说。

谁先去谁就算输!老李哈哈大笑。

十几年过去了,老刘和老李腿脚就不利索了,身体都放进了轮椅。老刘再也无法爬上顶楼,老李再也无法下到底楼。

电话里下棋,每天上午10点,我给你打电话。老刘说。

10点一到,老李的电话就会叮铃铃响起。他们一边说棋,一边嘘寒问暖。还经常相互戏谑说,阎王在等你。每次挂电话时,又相互叮咛,能吃就吃,啥事都别往心里去啊!

有一天,老刘按时拨通了电话,那边接了,却不说一个字。反复拨,还是一样。老刘忐忑不安,晚上打电话问老李的儿子,你爸怎么啦,接了电话又不说话。

他哑了。

哑了?!

今天早晨起来,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耳朵没聋吧?把话筒给他,我要跟他说话!

怎么哑了呢?不说话,不怕闷死我呀?这样吧,时间不变,我给你打过来,听见我说话,你就拍桌子。老刘对老李说。

次日10点,老刘准时打过去电话。话筒里就传来了啪啪的响声。

老家伙,力气不小嘛!看来除了说不出话,其他零件还正常嘛。老刘说。

啪!啪!啪!又是一阵响声。

我怕你闷死。老刘又说。

啪!啪!啪!啪!响声更大了。

这种交流,虽不及斗嘴畅快,却让他们相互知道存在,心里踏实。

不料有一天,老李竟然不接电话了。不停地拨,都不接,老刘急得慌,心里陡升不安。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老刘打电话问老李的儿子,你爸在家吧?

在啊。

在,怎么不接电话?

哦,聋了,昨天晚上,耳朵突然就听不见了。

老刘的心咯噔一下,像落进了冰窖。急忙写了张纸条,叫儿子给老李送去。

纸条上说:每天10点,到阳台上挥手,谁不来,谁就是王八蛋!

10点终于到了,老李的头也终于冒出了阳台。

老刘慌忙举起右手,不停地摇晃,一脸孩子般的笑容。

老李也举起右手,不停地挥动。

老家伙,想吃啥就吃啥,别当王八蛋啊!老刘冲老李喊道。

岁月如风,在两位老人的指缝间悄悄溜走,转眼就到了秋天。老刘的手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每次抬举都很吃力,每次挥完手后,都会酸痛难忍。眼睛更不中用了,看老李,除见手在挥动,其他的一片模糊。但老刘依然坚持每天按时挥手,每次挥过之后,都会长长地吁一口气。

等到天空撒下雪花的时候,老刘彻底不行了。早晨醒来,他感到呼吸困难。儿子说去医院。老刘说,来不及了,我的命自己清楚,答应我一件事,我走后,你必须每天10点向对面顶楼的阳台挥手,记住,不能露头。

说完,老刘头一歪,走了。儿子泪如泉涌。

半月之后,老刘的儿子挥完手又赶出去忙事,无意间撞上了老李的儿子。

你爸身体还好吧?老刘的儿子问。

好啊,刚才还和你爸挥手呢!老李的儿子说完,慌忙走开了。他怕话说多了,漏嘴。爸半年前临走时交代过,千万不能让老刘知道他先走了。


(原发《四川文学》2010年1期,《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绝妙小小说》等几十家选刊选载。入选《中国最好小小说》《简单爱》《带着感激上路》等多种选本和多省高考模拟试卷。获小小说选刊杂志社主办的全国12+3微型小说大赛优秀奖、首届四川省优秀小小说作品奖,2012年获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优秀作品奖。)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