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动态

四川省政协委员、小说家罗伟章心系扶贫攻坚深入凉山昭觉70天 为“不放弃”而书写

编辑:骆 驼 | 时间:2020-05-11 | 来源:封面新闻 张杰 | 浏览量:1290

 

在决战脱贫攻坚大背景下,四川省作家协会近些年实施名为“万千百十”的文学扶贫活动,号召作家走出书斋,深入脱贫攻坚主战场,书写脱贫攻坚故事,塑造脱贫攻坚典型,以文学助力脱贫攻坚。在响应这一号召的四川作家群体中,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小说家罗伟章,身体力行,前往凉山彝区驻扎深入前后有两个多月。他深入调研、实地生活,有了非常直接而生动的感受,并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思考。

2020年3月18日,罗伟章在中国作协主管的《文艺报》上发表了《为“不放弃”而书写 ——大凉山采访随想》,文字力透纸背,真诚可感。此外,他还将自己的体会、思考,写成一部长篇非虚构《凉山热土》(初命名),目前初稿已经完成,正在进一步修改完善中,今年6月要交稿,10月将出版。5月10日,政协四川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正在进行中。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到正在参加会议的省政协委员罗伟章,请他谈谈他在凉山昭觉深入脱贫攻坚主战场,以文学助力脱贫攻坚的感受、思考和写作。他说,“作为生在这个时代的写作者,为不放弃而书写,写出其中的不易和意义,是我最根本的责任。”

对话罗伟章:

“为扶贫攻坚作出贡献,挥洒汗水、忍受孤独甚至献出生命的人写作”

封面新闻:你什么时候去的凉山昭觉县,在那里待了多长时间?是带着怎样的宗旨去的?

罗伟章:2019年10月中旬第一次去,在昭觉待了近一个月,这一次当地干部是知道的。第二次,我又自己“偷偷”去了,没通知其他人,当地干部不知道。我跟当地村民住在一起。前后时间总共70多天吧。我去凉山有一个大背景:国务院扶贫办和中国作协选定25个作家写25个省市的脱贫攻坚。其中我被选定,书写在四川凉山的脱贫攻坚。

封面新闻:作为作家深入扶贫攻坚第一线,您去凉山的所见所闻所思,肯定也会进入到您的作品里。去了70多天,素材够用吗?在深入探访过程中,您一定深有感触。

罗伟章:完全用不完。光是我采访的笔记就有30万字。而我最终要成稿的文字,只需要20万。目前我还在进一步修改当中。

的确,在凉山,要获取素材,非常容易。但关键是,该怎样去倾听和辨别?写作者的职责,是发现事实。采访本身并不能获得事实,只能帮助你去发现。更重要的是,你要真正沉下心来,深入思考一个现象形成的深层原因、解决的途径。

封面新闻:在大凉山扶贫攻坚,意义非凡,同时也非常不容易。作为一个作家,您深入其中,具体的感受如何?

罗伟章:我觉得自己是在从陌生走向更大的陌生,但挑战带来的乐趣,也是显而易见的。了解得越多,接触得越深,我就越是感觉到,对这片土地而言,脱贫攻坚不仅是脱贫的机会,也是自我革新的机会。到昭觉后,我听得最多的话,是移风易俗。全国各地脱贫攻坚,都提移风易俗,但大凉山彝区提得最响。因为这是最迫切的事情。他们需要改变。不是年收入从500元增加到5000元之类的改变,而是要改变意识和观念。物质贫困需要解决,精神贫困、文化贫困也要解决。凉山之所以贫困,地域和历史因素,是必定存在的,但更为重要的是意识,是观念。这是我最切实的、深入骨髓的感觉。

封面新闻:关于脱贫攻坚这个主题,已经有不少文艺作品出现。对这个主题的写作,如何写出独特,让思想性和文学性兼佳,您是如何思考的?是如何切入的?

罗伟章:不认识这个民族,我的书写将毫无意义,这是我深刻感觉到的。作为一个汉族作家,我如何去书写彝族地区的情况?我如何才能真正深入到彝族人民的内心世界?这是我首先遇到的问题,也是必须面对的问题。这一次,我不再像以前写小说那样,从一个人或几个人的生活,以小见大。而是把面铺开,但始终会围绕一个主题——“一些难以改变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该如何改变?”

封面新闻:作为一名作家,您觉得自己参与扶贫攻坚,所能尽到的责任,具体是如何体现的?

罗伟章:作家是一个书写者。作为一个书写者,首先应该发现事实,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将之表达出来。我的责任,就是为扶贫攻坚作出贡献,挥洒汗水、忍受孤独甚至献出生命的人写作。我希望走到这个民族的深处去。把导致贫穷的背后深层的原因,从观念的层面,尽可能深入地挖掘出来,写成好的文学作品。我认为,我这样的写作,能帮助外界人更能理解在凉山脱贫攻坚的巨大意义和艰辛不易。

封面新闻:您将以怎样的方式呈现这次非一般的深入调研采风,是写成小说还是非虚构?

罗伟章:是非虚构。作为一个写了将近20年小说的人,我开始的设想是很“便宜”的。我就蹲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越小越好,比如一条街道、一家工厂、一个餐馆、一个家庭,甚至小到只关注某一个与主题有关的人。我写出这个人的前世今生,小溪汇入大河,脱贫攻坚的局部和整体都可呈现。这也是一个小说作者最熟悉的路径。然而,当我来到大凉山,来到昭觉县,当我阅读了彝族的历史,目睹了他们的现状,觉得那种写法虽然照样可行,却不能完成真正的表达。而且,很多东西没办法完整表达。于是,我决定采取最笨的写法,也选择最笨的观照方式。我希望走进这个民族的深处,对他们为什么有那样的传统,为什么有这样的今天,从历史积淀、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的角度,作系统梳理。

封面新闻:作为一个作家,遇到扶贫攻坚这么有意义的一个写作题材,其实也是一种幸运。因为你的写作跟最切实的现实生活有了紧密的联系。这让你的写作带着强烈的时代气息。

罗伟章:对。扶贫干部也跟我讲,就说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参与到了这个国家主题当中。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机遇。我能够参与到这样一个课题当中,真的很幸运。我两次去,都让我深受震动,为帮扶干部和昭觉本地干部的付出。不只一回,结束一天的采访,我回到住处整理笔记和录音,都禁不住泪流满面。有一次,是采访昭觉民族中学校长勒勒曲尔,他谈昭觉的教育,谈老师们培养学生的辛酸和喜悦,竟让我大半夜脸上一直湿湿的。过了好多天,当我独处的时候,只要想起,还是会流下眼泪。一个人,该有怎样的情怀,才能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那是一群真正忘我的人,是为这个时代,也为那个民族倾心劳力的人。

封面新闻:你最希望读者从这部作品中读到什么?

罗伟章:虽然这个写作,是主题创作,但是我不把这次写作,仅仅是当成任务去完成。我想这本书人家看到的不光是脱贫攻坚,还能对凉山那片土地的历史和现状,有更深的认识,能跟我一起考着思考,走近那片土地。当脱贫攻坚任务完成的时候,我希望读者依然愿意看这本书。

封面新闻:眼下,“成渝经济圈”正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热点。封面新闻就此做了大型策划系列报道“成渝双城志”,从历史、地理、经济、文化等多个领域多个方面,梳理、挖掘,展望成渝双城。作为四川省政协委员,对此您有怎样的观察和观点?

罗伟章:我认为,成都与重庆的关系,有哲学的互补对称关系在里面,就像事物必然有阴阳两面一样。在大的相同里面,有不同,是非常自然,而且是必要的。既然是两座城市,肯定不可能完全一样。我们必须要尊重这个不一样。正因为彼此不同,所以我们彼此需要,彼此成就。离开了对方,自己的很多所谓特色,其实也无法成立。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