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

呷克衣▪金阳河(组诗)

编辑:编辑人员 | 时间:2019-07-23 | 来源:东方文学诗刊 | 浏览量:2453

 

作者:俄尼▪牧莎斯加(彝族)



天生桥

从生到死

从死到生

古侯与曲涅

纯粹的两兄弟

俩部落的首领

从乌蒙山

从金沙江

渡过来,渡过来

所以说

古侯朝右行

曲涅朝左行

它是天生的

形如拱桥

我没有去过

我想象的

芳草葳蕤,百鸟朝凤

一年又一年

几多风雨与云朵

几多战争与和平

是在大凉山

是在黑夜与白天

说了开亲

说了结缘

古侯与曲涅

几千年了,他们

不在了。风云变幻

如雨后春笋

从死到生

从生到死

    2019年7月9日



呷克衣▪金阳河

想过没有,我的问题是针对一条河

一条彝语称为呷克衣,汉语叫金阳河的

有多少背井离乡的人从你身上淌过

又有多少人在背对着你团聚

我知道,我在听老表说话的语气中

必定听出来累累的果实,涛涛河水

在冬天,阳光高远

在夏天,河水猛涨

在秋天,溪水清澈

在春天,两岸月影

想过没有,我的疑问是针对一条河

一条彝语称为呷克衣,汉语叫金阳河的

它为什么不叫其他的名字,怪怪的

它是指一条道路拿给它拦腰砍断

它是金阳的阳光炙烈,河水悠悠

我是在阿都的地界上

我是远方的圣扎方言

想归想,我的故乡就在这里,我的故乡

鸠拉特科,多么有思想的名字

成为马黑俄尼十八个儿子从此朝向四面八方

想过没有,我的梦想是在它的怀里

呷克衣,呷克衣啊,魂牵梦圆的地方

金阳河,金阳河啊,独自清醒的处所

像它两岸的山地高耸入云

像它的河岸一样又冷又闷热

    2019年7月9日



衣衣▪蓑草

对不起你了,我还一直以为

你是麦冬草,对不起了哦

我起身向你敬酒

张冠李戴,本就不怪我哩

要怪就怪我拥有太多的忧愁

要怪就怪我的无知和有点迂腐

对不起了,我现在把你认出来

你是衣衣,是蓑草

你看见我敬向你的酒

一些敬向你的头顶上方

一些敬向你的腰身上

一些敬向你脚下土地,你的根部

对不起了,我千错万错的

从今以后,鸟落民间

从今以后,竹林松山

都有我的气息

它们哀愁,我也哀愁

它们欢喜,我也欢喜

对不起了,你看我的包袱

空空如也。我想面对神草

绝无私心杂念。全凉山,全四川,全中国

全世界,甚至全宇宙啊

都知道的,只有单膝下跪,磕头作揖

我的先民教会了我这些

对不起了,我一直以为

死了,儿孙自会找你来给我超度

衣衣,衣衣啊,蓑草哟,蓑草

我没有多想,现在遇着你了

我一定记住你模样

一定得记住。我得对我的无知负责

    2019年7月9日



三坪子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金阳河,也就是呷克衣的终端

也就是金沙江旁边的一个小小的驿站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

巉岩四立,中间一个小小的平地

也就是我在这里发表了早年的旧作

朗诵者微醉,我微醉,大伙都微醉

三坪子,我不知道来的来路

我更不知道去的去路

我知道,只知道明天,后天,以后

自己应该干些什么?我知道我现在

酒越喝越喝越清醒

清醒着找回来的路途

仿若糊涂与我是无缘见面

三坪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

不是在现实里,更不是灵魂深处

也不是在醒了会自然而然的梦里

绕道而行,盘旋着公路而行

回到金阳县城里,天黑了

回到开发区旁边的,带着属于人的感叹

自然天成,那是我梦想得到的

    2019年7月9日



野花

一口气,把这些花儿一口气吹完

蓝色、黄色,紫色和红色的

它们在野外开,我

有幸到它们居所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气,把这些天使一口气赶走

可能吗?它们花开花落

纯粹是不关我的事

清逸、飘香,在风中在染尽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气,把这些精灵一口气删除

删除了影子,删除不了它的灵魂

想着采一朵、采一把花

望洋兴叹,哪怕是一朵都没有采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气,把这些脸庞一口气可能

不可能。最终它们的花儿

在飞扬。只落得个黄花满地

我知道,它们中有一种花

结出果实香甜甜的

我是入侵者

一口气,把这些嘴皮一口气封闭

我是入侵者

是我有了私心杂念

我承认,我无地自容

放在高山河谷间,我就沉默

沉默爱上了野花

    2019年7月10日



鸠拉特科

它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像找不着路径一样,在口里流淌

像一根牛皮绳一样,占据了我的梦想

它是高山,是河谷

在遥远而临近的大凉山上

我在路边松树旁停留,短暂的

松树一排排,一簇簇

成片的松树,还有杂树在队伍里

它是什么地方,我再清楚不过

我的血液里有它的成份

它是我的祖居地

流落异乡的我,还有我们

尽管知道它是我们的祖居地

马黑俄尼的谱系在延伸

它是在金阳和昭觉之间的一个小山村

它是什么地方,我模糊不清

我在等着水清了见透亮

我是走在遥远而临近的大凉山上

它有个儿子回来了

但它不认得我了。我仿佛间

身处在遥远而临近的年代

随着家谱的路线它终于信任了我

它是什么地方,这下我在给它祝愿

这下它在我梦中惊醒

只是喃喃地述说

我的真正的故乡在它那儿

见风就长,见雨就淋

有山、有水,更有土地

鸠拉特科,鸠拉特科

思想深处,以祖宗崇拜的姿势

屹立。无论清醒,还是迷糊

伟大而高尚的

    2019年7月10日



作者简介:

    俄尼·牧莎斯加,当代诗人、作家。彝族,学名:李慧;又名:俄尼斯加,笔名:阿普青鸟、白丁。1970年10月生。大学毕业,在鲁院学习过,从过政、记者,也停薪留职,现在凉山州文联工作,副译审。系大凉山彝族“嘎祖惹索”家的后代,“吉克惹史”家的外侄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凉山彝族自治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参加第十七届“青春诗会”,参加全国第十一届散文诗笔会,参加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文化探源”活动,2010年2月《诗刊》社“每月诗星”“重点推出”过的诗人。其诗歌《东方圣鹰》获1995年《诗刊》社“金鹰杯”大奖等奖项,被国家图书馆、艾青诗歌馆等处收藏,诗歌作品《土豆•园根》等被译成英语、法语等语种。

    诗集《命运》,纳入2018年度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

    20集电视连续剧本《螺髻情缘》纳入2019年全省(四川省)文学扶贫“万千百十”活动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