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陈果:攻坚

编辑:骆 驼 | 时间:2020-03-21 | 来源:人民日报 | 浏览量:1249

 

  一辆车也没看到。十分钟没看到,半小时没看到,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看到!好不容易追上一辆,点下油门就可以超过去,李海兵却有点舍不得——超过去又没有伴儿,太寂寞了。心一横,脚还是踩了下去。这个时候,“时间”二字,是“生命”的另一种写法。

  要走的路有一千三百公里。起点四川天全,终点湖北武汉。

  年前,家在武汉的李海兵挈妻将子,回到老家天全,按规定开始居家留观十四天。1月23日上午十时,武汉实行交通管制。紧接着,李海兵得到消息:武汉将十天建成火神山医院,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三局)领命参战,旗下总承包公司主攻,一公司、二公司、三公司策应。

  李海兵正是总承包公司副总经理。战友在前线奋斗,自己在家中睡大觉,他问自己,这像什么话,这可怎么行?!

  然而,留观也是命令。

  李海兵一直关注着“前线”:24日凌晨公司指挥部成立,但正赶上春节放假,人手设备建材都捉襟见肘,施工环境更不容乐观:工地东西有十米高差,有鱼塘需要回填,有建筑物尚待拆除……最为严峻的挑战是时间——十天,放在平时也急如星火,何况眼下要啥没啥。李海兵按捺不住往前线打探情况,领导的话很坚定:完不成也要完成,这是打仗,这是救人!

  在家坐不住了。李海兵向公司领导请缨归队。

  收到归队令,父亲李清强慢慢吐出四个字,千万小心。母亲把千言万语煮进了一碗面条。十二岁的儿子每每取得好成绩,父子俩会击掌相庆。这一次,儿子先伸出手来了。他知道,儿子是说,你要争取拿高分……

  从雅安,经重庆,到武汉,十七小时自驾急行军。深夜两点,李海兵驾车驶出大桥服务区收费站。在武汉的家里拣了几件衣服,又冲向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他一路开着导航。不光为了指路,他想听到有人说话。那样,他就不会睡着。

  二

  李海兵直奔工地。熹微晨光中,工人正在换班,来的来去的去,像两条不同方向的河在奔流。工人都是两班倒,其中一部分要从早八点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李海兵心下一热,这里也是战场,这些也是勇士。

  因为劳动强度太大,很多工人已经累倒了。眼下急需机电安装和消防、弱电专业人员,缺口三四百人。李海兵叫来安装分公司副总经理蔡革华,要他二十四小时内如数安排。蔡革华急得脸煞白:也不看看这是啥时候?要的都是技术工,以为这是拔大葱?李海兵把他的话顶回去:你要没办法,我也不找你!

  问题不是一个一个,是一堆一堆来的。李海兵只觉身在战场,阵地不容丢失。他一口气建了二十多个工作群,把责任落实到每个“群主”。若干问题需要协调,无数矛盾需要化解,连续三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工程攻坚,剩下两个栋号成了最硬骨头,李海兵分到其中一根,三十六小时必须啃下来。李海兵要求各部门立即行动,火力全开。同事友情提醒:睡下才两个小时就被从被窝里拖起来,兄弟们会不会埋怨?李海兵说:攻下这个山头,别说骂,打我都行!

  大家是真的拼了。

  凌晨三点,护士站线缆敷设、灯具安装进入倒计时。李海兵让安装分公司副总经理安伟安排几个电工,三小时解决战斗。从不讨价还价的安伟面露难色:电工班连续作战三十个小时,早就起不来了!李海兵移步室外,只见刚从上一道工序撤下来的工人睡得横七竖八,有的倚着过道上的长椅,有的躺在冷冰冰的泥地。一位年近花甲的工人,坐在一顶工程帽上,竟也鼾声响亮!

  工人被劝回宿舍,问题还摆在那里。不待李海兵发话,安伟说:再不练练手,我的专业都要荒废了!——原来,安伟也是技术岗出身。他一边说,一边带了四个年轻管理人员,大步流星走向护士站。

  感动的力量来自内部,也来自外援。负压病房的氧气管道,焊接不能有任何闪失,出现泄漏就会有爆炸风险。听闻火神山医院工地告急,武钢集团焊工班全员出动,自带装备赶了过来。战斗一个接着一个,实在累得不行了,他们就把自己蜷作一团,靠着电焊机眯上一会儿。

  火神山医院移交这天,清场时间还剩一刻钟,安装分公司腾松却往里边跑。李海兵吼:病人马上就要进来,你不怕被感染?腾松大声答:有个空气开关出了故障,要是不换掉,整条线路都没电。李海兵挥挥手:最多给你五分钟!那边,公司总经理邓伟华又接到电话,工程车撤离造成二次污染,进入院区的道路务必彻底清扫。说时迟那时快,邓伟华抓起扫把第一个冲了出去……

  还没喘上一口气,又来了新命令:雷神山工地“战斗”全面打响,李海兵火速增援。

  三

  “攻打”雷神山,中建三局一公司担当主力,李海兵他们侧翼助攻。

  分配任务,李海兵负责资源组织。不管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还是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每一间负压病房都是双管道设计,仅支管就需要几千根,而这只是工程所需的一鳞半爪。

  重压之下,李海兵没想过“撤退”。千里迢迢跑回来,他就是要给自己个交代,咱是共产党员,临阵脱逃算怎么回事?想想在火神山医院时,老实说,他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直到工人全部到位,机具一样不差,交叉施工被挖断的电缆得以恢复,四百多台风机一个不落转了起来,他的心才踏实下来。

  接下来,李海兵出了一个狠招。他给管理人员下了“三个不准”死命令:不准坐办公室,全部到第一线,哪怕只是给工人递个钉子锤子;不准回食堂吃饭,只能在工地解决,避免浪费时间;不准流失一个工人。

  一开始,工地旁边的道路上堆满建材,按需分配。其他增援部队比他们先到三天,拿走了不少。待李海兵他们进场,所剩已不多。空调、风机、管件、阀门……李海兵带着工程师见了有用的东西就往回搬。可机具、灯具依然样样吃紧,零星材料缺口更大。招采部经理孙健,一边上网搜罗,一边撵人出去满大街找。听说某公司有工地急需的建材,可人家放了假,库房铁将军把门。孙健支招:跟他们电话沟通,先用后付款,一分都不少。

  ……

  月亮高高挂在空中,成为彻夜不眠的工地上最明亮的一盏灯。李海兵从没见月亮这么圆、这么大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句话在脑子里一闪,他才猛地记起,昨天是元宵节。这么重要的日子,竟没一个兄弟向他提起。

  四

  李海兵正趴方向盘上打盹,电话又响了:湖北省中医院武东分院要在2月13日前具备救治新冠肺炎病人的条件,前方吃紧,鄂州呼叫,你去突击。

  武东分院坐落在鄂州市葛店开发区。到了才知道,承担改造任务的企业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得已向鄂州市政府求援。李海兵叫来公司下属的经理张正林。张正林刚从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退下,这会儿在家休息,领到命令,拎着工程帽风驰电掣往这儿跑。安伟之前干得好,也被“点将”过来。

  这里加一道门,那里开一扇窗,这个过道要封闭,那些线路要改造……没有方案也没有图纸,医疗专家指向哪里,工程队伍“打”向哪里。工程说不上复杂,连专家都说,对于你们这套人马,有点大材小用了。李海兵不这样认为。这是救命的事,救命是天大的事。

  还是遇到一道难题。为保护医护人员安全、防止病毒感染,院区必须安装淋浴房。整体淋浴房来得最快,然而别说鄂州没有、武汉没有,找遍整个网上也没有。火烧眉毛,只有买组装的了。隔行如隔山,东西买回来,没有人懂得如何组装。东求西告,终于托朋友找到六个工人,李海兵赶紧协调通行证,又派了专车到武汉去接,这一关才算闯了过来。

  改造完武东分院,李海兵才知道:长江职业学院也要改造成隔离病房,鄂州当初两件事捆在一起开的口。之所以领导当初没交底,也是想减轻他的思想负担。可是,李海兵能说半个“不”字吗?这些天里,公司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是袖子一撸就放不下来?哪一个不是一刻不停连轴转?当初火神山医院建成,留下一个维保组,日常要和医生护士一样穿上防护服,不仅任务艰巨,还有感染风险,留下的二十多个人没有一个讲条件,他们都能迎难而上,我怎么可以知难而退?

  一个下午外加一个通宵,李海兵和他的战友们在葛店又打了一个胜仗。

  2月14日,天边露出鱼肚白,李海兵给领导发去战报。果不其然,新任务又来了。

  只是这一次和历次都不一样:居家隔离,养精蓄锐,等待再次出战!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