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万千百十”

追求真正幸福的人

——记绵阳市涪城区新皂镇莲花池村李小平

编辑:梁曌 | 时间:2020-06-28 | 来源:蒋晓东 | 浏览量:1359

“我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你有什么事情,请直接说。”2020年6月3日上午,在绵阳市涪城区新皂镇原大石桥村村委会的坝子里,我见到了李小平,没想到他给了我“当头一棒”。我采访过很多单位和个人,像李小平这样直率的人,我是第一次遇到。不过,我喜欢他的“当头一棒”,只有干实事的人,才能说出实在的话,也只有敢说实在话的人,才能够干出实事来。


李小平1974年11月出生,原大石桥村八组人,在绵阳市所辖的江油市汽修技校学习了汽修专业,毕业后,在绵阳城里经营了一年汽修生意,挣了一些钱,然后回到了农村。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再经营汽修生意了,他说:“家乡贫困得不像样子,我没有心情呆在城里。”


李小平确实看不惯农村的脏乱差,更不喜欢农村的贫困,但是农村是他的家,他没有理由不爱农村。因为李小平对农村有着深厚的感情,2013年他被村民选为原大石桥村村主任,2016年他又被选为原大石桥村村支书。原大石桥村有十一个小组,今年5月,大石桥村与附近的莲花池村合并后,就有十九个小组了,而李小平又被选为两村合并后临时党委书记。有人说李小平“高升”了,其实李小平的事情更多了。


说实话,农村干部杂务事多,东边跑一趟,西边跑一趟,如果问他们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还真的无法进行“归纳”,今年又是脱贫攻坚决胜之年,我也不愿意耽误李小平太多时间。这时,有村干部来到面前。


“是不是水来了?”李小平急切地问。


“不是。是李秀财的事情。”来人说。


原来,原大石桥村八组的李秀财老大爷无儿无女,单身,虽然现在已经脱贫了,但是有条件申请民政补助,需要复印身份证、户口簿、养老卡、填申请表等等,而李秀财做不来这些事情。


“你把李老汉的资料给我,我来复印。”李小平说。


“你把那个水的事情要弄好,不然我们脱不了爪爪(四川方言,脱不了关系)。”李小平补充说。


在原大石桥村五组,1977年出生的冷健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靠自己的能力做生意,建了楼房,买了汽车。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10月13日,在一次火灾事故中,冷健被烧得面目全非,烧伤面积达百分之八十,仅仅4个月时间,医疗费用已花去230多万元。救命要紧啊!家里变卖了房、车等一切能卖的家产,还欠下了一大笔债。冷健拒绝任何人去探望他。确实,不到40岁的人,还是很爱面子的,加上自己的家庭因为他的烧伤而崩溃,他几乎不想活了。


作为原大石桥村支部书记的李小平,一边从病房窗口“偷偷”探望冷健,一边发起捐款倡议书,仅仅两天时间,在一个相对落后的村里,就收到捐款1万6千多元。2017年冷健出院了,他在家里依然拒绝见人,李小平带村干部一起去看他,他就躲在床角角,用铺盖把脸盖住。李小平不愿意过多惊扰冷健,让冷健的心理有一个“过渡期”。李小平第二次去看他,冷健说话了,冒了一句:“你们走,我晓得我已经废了。”这次,李小平讲了:“你是一个有出息的好人,你原先挣到了钱,常常给村民送这样东西,送那样东西,不然村民也不会踊跃为你捐款,村民挣几个钱容易吗?生命是宝贵的,那么多人为你操心,你要对得起为你操心的人!”李小平第三次去见冷健,直接说:“冷健,你还年轻,你原来是个人样子,难道现在要变成鬼样子吗?你要面子没有错,哪个人都想体体面面过日子,但是,你冷健只要面子,你冷健还要不要里子?里子比面子重要,你的里子,你的心里,你的骨头里,从来就不是一个服输的人!你冷健要是不站起来,你就不是冷健,你就让人瞧不起!”


因病致贫的冷健最终选择了“里子”。他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开始在屋头研究芍药等种植技术。李小平笑了,原大石桥村村委会出面担保,在信用社为冷健贷款3万元。冷健然后开始种芍药了。2018年冷健种了4亩多芍药,收入的3万多元已经揣在包包头了。之后,冷健在涪城区吴家镇观音碑村(原石洞乡)租了50亩土地,种了羊肚菌27亩,另外的土地种小麦,仅羊肚菌收益就达到20余万元。2019年,村委会又帮冷健担保贷款2万元。现在,冷健贷款5万元已经还清,自己也已经脱贫了。李小平还帮助协调了一口堰塘,交与冷健管理,冷健用来养生态鱼。冷健说,等鱼长大了,给所有曾经立档的贫困户分鱼吃。


李小平显得“坐立不安”,不住往远处望。恰在此时,有人吆喝:“水来了,廖其林家可以栽秧子了!”李小平一下子站了起来。


廖其林是原大石桥村四组人,他家流转种有农田100多亩,别人家的秧子都栽了,他家的秧子还没有栽下去。为什么呢?原来,今年干旱,由于地势的原因,栽秧子的水要百里渠开闸放水才行。前期百里渠开闸放水,堰塘也有水,人家把秧子栽了,而廖其林家种有100多亩小麦,尽管村里组织人力帮助廖其林家抢收小麦,也没有赶上正常栽秧季节。


现在水来了,廖其林家可以栽秧子了,李小平自然十分高兴。但是,水的事情成了李小平“心病”,他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晚栽秧子可能会影响收成的。”我说:“廖其林家又不是贫困户,你们也要管?”李小平说:“你问得才怪,难道我们只管贫困户,就不管其他村民了?”我感觉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李小平说:“廖家要是栽不成秧子,我就是第一罪人!”


改厕改厨改危房和治理脏乱差,是一件大事情。特别是厕所,不少农家搭个草蓬蓬,或者搭个竹编的挡栏,遮都遮不严,里面用石头做个蹲蹲,或者用两块木板搭起,底下就是粪坑子,这就叫厕所。如果蹲在上面解大便,拉坨屎掉在粪坑里,屎尿都要溅在屁股上。谢素兰、谢丽荣家就是这样的状况。“真的有点说不出口。”李小平说。


这也是李小平的“心病”。李小平常常在广播上吆喝:“屋前房后扫干净,室内室外摆整齐……”李小平还带队挨家挨户检查。有的人家不理睬,或者只把院坝打扫一下,根本不想去收拾一下屋里,看到检查来了,赶忙把门关了。把门关了问题也没有解决,被批评了还要抱怨,说:“你们做的是光面子活路,就是想挣表现嘛,就是想让上面的领导表扬你们嘛,这个摆好看,那个放整齐,就是给你们脸上贴金嘛!”


李小平说:“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村的贫困户,大多数是因病才贫困的,病从哪里来的?就是从脏乱差来的,从脏乱差的细菌中来的,从不良习惯中来的!我们不要以为自己脱贫了,就认为幸福到头了,我们只是跨过了贫困线,离幸福还远得很!我们有钱了,只是解决了生活上的基本问题,我们要从心理上把问题解决了,才是真正的幸福!”


“啥子心理问题?未必我们的心理还有问题吗?”有人不爽。


李小平说:“我们还要向前发展,才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我们要从自身做起,我们连自己的屋里都弄不干净,摆不整齐,院坝里杂草乱放,厕所里解个手都不方便,我们的心里就是不文明!打个比方,我们跟人家一起出去挣钱,人家懂文明、爱干净的,一天挣100块,说不定我们连50块都挣不到。屋里摆整齐,一个是好看,二个是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后,三个是提高我们的修养,赚钱的本事也就自然提高了,幸福就跑到我们的心里去了!脱贫了,就不动了,这样下去,我们还会贫困!大家都在往前走,我们不能停滞不前!现在停下来,我们到时候跑都赶不上!”


还是有人家不愿意打扫屋里。“这个电插板擦不干净!”有人故意刁难说。


李小平说:“东西拿来,我来擦!”李小平接过钢丝球,几下子就把电插板擦干净了。李小平说:“哪有擦不干净的?你就是懒!记到起,你家要是再这样懒,你的经济收入会落后的,人家会很快跑到你前头去的!”


目前,原大石桥村改厕改厨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像谢素兰、谢丽荣等不爱干净的家庭已经脱贫。


在改建危房方面,原大石桥村三组的唐世安住的是土胚房。唐世安50多岁,单身,性格比较刁钻,“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吃的在肚里,穿的在身上”“我贫困是我的事,有你们啥子相干”,这些话成了唐世安的“口头禅”。不仅如此,唐世安还常常与他人对着干,稍稍有一点不对他“口味”,他就一蹦老高,与人家嗨闹。


扶贫先扶志。但是,对于心甘情愿生活在贫困中的唐世安,怎么扶?急得李小平抓头皮。


李小平终于想到了办法。


李小平说:“唐世安,你的名字应该改一下了。”


“改名字?你也想得出来哟!我老汉给我取的名字,我不能改!”


“你还晓得你爸爸呀!我还以为你把祖宗忘记了呢!”


“我不得忘记,我老汉给我取的这个名字,就是让世界安然无恙的意思。”


李小平哈哈笑了起来:“让世界安然无恙?你现在让村里都不得安宁啊!”


李小平一句话打在了唐世安的“软肋”上,唐世安哑口无言了。


过了一段时间,唐世安主动要求改建危房了。村上担保贷款2万元,并且号召村民出工出材料,现在,唐世安住上了青瓦房。唐世安现在还是有脾气,但不是原来的脾气,而是见人就笑的脾气,他的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为了壮大集体经济,更好服务村民和贫困户,2017年7月,原大石桥村成立了集体经济合作社,同时成立了平康花椒合作社,当年开辟了300多亩荒废土地,种植花椒,去年实现收入14.2万元,给贫困户分红达到2万元。到2019年,集体总计投入了520多万元,利用荒山、荒地建设成了1100多亩规模的花椒产业园区,套种中药材400多亩。花椒产业园区采用土地入股和自主经营等方式管理。对土地入股的村民实行分红;对自主经营花椒的村民,协助提供种子、农药、肥料、技术、销售等服务。花椒产业园区硬化道路5公里,建设了高效型节水项目(花椒滴灌)。预计2020年进入盛产期后,花椒收入可达到去年的4倍,直接给股民分红可达到8万余元。2017年至2019年,累计支付本地群众务工费用70余万元。集体经济组织开始产生经济效益,股民得到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实惠。在对待贫困户方面,花椒产业园区免费给贫困户送股百分之十。


成立集体经济合作社,建设花椒园区,是一着妙棋。单对单的扶贫是必须的,发展集体产业服务村民,这是远景规划。


李小平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实在对不起,我要到莲花池村那边去了。”


大石桥村与莲花池村合并后,原来的十一个小组增加到了十九个小组,李小平必须两头跑。


我问:“李书记,你不觉得累吗?”


李小平说:“怎么会不累呢?要想让群众过上真正幸福的日子,必须累,应该累!”


金灿灿的太阳升到了半空,李小平迎着阳光,向前走去!


 


作者简介:

蒋晓东,男,四川绵阳涪城区人,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若干,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收入选本,作品多次获政府和报刊励奖,2016年出版历史连环画《文宗欧阳修》(撰稿),2019年出版民俗专著《游仙民俗》,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