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万千百十”

绝境逢生——全国脱贫攻坚奖推荐人选罗利君奋进纪实

编辑:梁曌 | 时间:2020-06-28 |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 浏览量:1136


罗利君获省级脱贫先进称号。杜先福 摄


不幸形影相随

仅有小学文化、子女一个是先天性耳聋、一个是先天性软骨症并伴先天性智力低下,极度贫困的家庭,又遭不可抗御的自然灾害,处于绝境的他,始终咬牙奋进,成为市、省级脱贫先进模范,进而被推荐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人选。这个典型人物名叫罗利君。


1965年,罗利君出生在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石岭镇二龙村五组一个农民家庭。兄弟姊妹五个,他是老二,父母身体不好,常年有病,家里没钱,生活困难,一年半载难得有一顿“油荤”。为了改善生活,罗利君跑遍附近村社,满沟满岔的水田去摸鱼、抠黄鳝、逮泥鳅,不仅自己家人吃,还拿到街上去卖了做油盐钱。因为养家糊口,罗利君小学尚未毕业就辍学,从此就定格在小学的文化水平。


二龙村五组是一个穷山沟,青年男女都想走出去,女子可以外嫁,男子除了打工则没有别的出路,因而要把外地女子接回来更是不容易。罗利君家里人口多,几弟兄要结婚很困难,罗利军到了结婚年龄,亲友们认为从前表亲结婚的很多,顾不得近亲不能结婚的新规,早早的便与大姨妈的女儿文维碧结了婚。


婚姻是幸福的。1987年、1989年长女、长子的相继出生,给罗利君夫妇带来了很多欢乐和幸福。


然而——当幸福因然而而转折时,不幸便接踵而至。长女读小学不久,老师告诉罗利君,孩子的听力有问题,课堂上老是说听不见。同学们开她玩笑,在她耳边喊她“聋子”,即使是喊声很大很响亮,她也一脸“懵逼”不知同学们是怎么回事。罗利君夫妇一直忙于农活、家务,居然没有注意到女儿听力有问题。他们以为女儿耳朵出了毛病,去医院检查,结论令夫妇俩瞠目结舌——女儿先天性听力极低,随着年龄增长会最后失聪完全听不见,原因就是近亲结婚遗传的结果。好在是渐近失聪,从小还能听见,因而语言还没什么问题。


大女儿因遗传耳朵失聪,长子也因遗传情况更糟——先天性软骨症并伴先天性智力低下。“软骨症”,四川话叫“子”。罗利君夫妇为儿子的未来着想——无论如何得给儿子治疗,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治好儿子的软骨病,不求完全健康,长大后至少生活能够自理。


为此,夫妇俩带着儿子,内江、重庆、成都到处求医,没有钱,夫妇俩就在成都菜市上租个摊位卖菜——卖菜成本低,风险小,但却赚钱不多,积攒一点就去一趟医院,给儿子做检查买药,一心希望出现奇迹。最终成都华西医院作出结论——先天性软骨症,无药可治,最好是把治疗的钱积攒起来,给孩子今后的生活打点基础。


医生的意见提醒罗利君夫妇——趁早积攒点钱,为孩子今后的生存打点基础。老是在菜市卖菜也赚不了多少钱,2003年,夫妇俩回到老家,准备以养猪积攒“大钱”,决心为儿子今后的生活打下“坚实”的基础。



罗利君示意通组的硬化公路。杜先福 摄


欲哭无泪陷绝境

怀着满满的信心,罗利君夫妇谋划修个养猪场。那些年,资阳正提倡“六方合作”(主要的是银行、企业、政府等与养猪户合作共养)大力发展养猪,罗利君夫妇以为赶上了好“期口”(四川话“好机遇”的意思)。他们想,养母猪比较划算,一头母猪平均年产2.2—2.5胎,年提供仔猪一般为20头,繁殖的年限可达12年。以罗利君夫妇的设想,只需要养殖一批母猪,达到12年繁殖期就不再养。12年赚的钱足够儿子将来的生活就行。


谋划好了就干。要建养猪场得拉材料,今后猪场建起来了,要拉饲料进来,猪儿也要往外送,但是二龙村五组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路。


当年的二龙村,仅有一条泥泞土路从镇上通到村委,从村委到五组1.5公里则连机耕道都没有。“要想富先修路”,既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也是五组村民长期的期盼。罗利君想修养猪场发家致富,决定先修路。当初,他“隐瞒”了方便自己修养猪场的初心,而是以村民盼望修路为由,动员全组村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扁担箢篼、钢钎二锤一起上,男女老幼齐参战,历时40多天,修成了通组的土公路。


路修好了,罗利君借资阳“六方合作”的机遇,贷款加上向亲友借款30万元,大动“干戈”买材料修起了养猪场,然后一下子就买了40头母猪、6头公猪,准备一锄头就挖个“金娃娃”。


养猪的辛苦自不必细述。罗利君起早摸黑、风来雨往,一天天眼睁睁看着40头母猪从仔猪成长为“发情”母猪,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夫妇俩经常的臆测、盘算,按照一般情况,仔猪长到8个月开始“发情”,然后配种,然后怀孕到产崽,一年左右将会看到几百头小猪满地乱跑,仔猪的欢叫声、母猪喂奶的“惬意”嗡嗡嗡声,该是怎样的交响场景。然后,然后买了仔猪便是色彩缤纷的钞票,数钞票的那个激动的快感——简直就不摆了!


然后,然后新一轮的母猪发情、怀孕、产仔、卖钱,又是色彩缤纷的钞票——真的不摆了。多少次,夫妻俩都在睡梦中因为数钞票而激动得被子都踢到床下去了。


然而——又是转折的然而——激动后的然而肯定没有什么好事!睡梦中数钞票而激动得蹬踢被子的场景却被现实的灾难捶击得支离破碎——由于母猪产仔过于集中在同一阶段,那段时间夫妻俩从早到晚、从夜晚到白天,几乎不能合眼——几十头母猪相继产仔,毫无护理经验的罗利君夫妇除了守着一头头母猪生产,再无其他护理办法。而“年轻的母猪”妈妈们经历了生产的阵痛,大都排斥新生的“子女”,仔猪们不是被“妈妈”踢死踩死就是被“无情”的“母亲”拒绝喂奶而饿死。死猪的处理不当造成更大灾难,未经消毒的圈舍不断的传染,不几天,几十头母猪所产的猪崽纷纷死亡,几乎“全军覆灭”。不仅仔猪要死,母猪也扛不住莫名的传染,开始死亡,最后仅剩下不多的十余头。


根本没有享受到数钞票的快感,30万元巨额债务却像泰山压顶,罗利君夫妇欲哭无泪,“全家都去死”的心思都有了。对于一个灾难已经够深重的家庭来说,30万元债务,真不知道哪个猴年马月才能还得完?



罗利君站在自己投资修的囤水田埂上,指着自己养的鸭鹅。杜先福 摄


怀揣梦想盼崛起

没有什么抹干泪水的说法——罗利君夫妇已经把泪水哭干了,用不着再抹了。夫妇俩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30万巨款,不可能指望孩子来还,儿子自我生存都成问题,只能听天由命。至于巨额债务,只能夫妇俩自己还,这辈子还不清,就是下辈子也要还。夫妇俩商议认为,这次的养猪失败,主要的是没有护理技术,得学习好对母猪产仔的护理技术,学好了技术,还继续养猪,尽最大能力还清债务。


当然,有赚了,就给残疾的儿子积攒起来,保障儿子的生存。


考虑好了,夫妇俩把还剩有的十几头母猪或租、或借、或送给乡亲和亲友养,养得好,有收益,随便给点回报,没收益就算了。等夫妇俩学到了护理技术回来,乡亲和亲友把母猪还回来就行。


处理了剩余母猪,把孩子交由他们的爷爷奶奶照料,带着重新崛起的愿望,夫妇俩就到外地学习养猪的护理技术去了。


罗利君夫妇以打工为名,专找大型养猪场——而且专找母猪繁殖场——打工,目的就是学习母猪护理技术。夫妇俩文化都很低,不可能从书本上学什么知识,主要的是从实践中学习,通过实践操作,掌握护理技术。为了把养殖技术学得精道,夫妇俩没有浅尝辄止,而是不惜耗费两年时间,走了多个母猪繁殖场,基本掌握了批量养殖护理技术,准备回家“重起炉灶”,再干一场!


然而,回家后,之前租借或送出去的母猪,有的死了,有的卖了,已经没剩几头了,要“重起炉灶”办养猪场,得重新买猪,买了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要买饲料,买猪买饲料最恼火的则是钱,没钱,一切都只是“空了吹”!


恰在这时,罗利君原在内蒙古打工的妹妹来电话说,这些年打工比较挣钱,希望哥嫂去内蒙打工。罗利君夫妇认为,也确实只有打工这条路子,预计拿三四年时间,打工挣钱还清债务,然后再考虑继续养猪的问题。决定了就去,于是,夫妇俩于2006年去了内蒙,开始了拼命挣钱还债的历程。


夫妇俩也确实拼了命打工。白天,他们在固定的建筑工地打工,晚上,则到处去找那些还在加班的工地打零工。正班打工挣的钱积攒还债,夜晚打零工挣的钱基本可以满足夫妇俩的生活开销——好在三个(2003年又生了个女儿)孩子都是他们的爷爷奶奶照看,免去了罗利君夫妇许多后顾之忧。


8年打工,罗利君夫妇不仅还清了30万元债务,手头还有比较宽裕的余钱。2014年,夫妇俩怀揣着养猪的梦想,回到老家,开启了新的人生天地!


领头致富树典型

吸取当年养猪失败的惨痛教训,罗利君夫妇决定小规模、多样化发展,不仅养猪,还养牛、养鸡鸭鹅等畜禽。他们认为,即使某项目遭受损失,其它项目即可弥补,除了巨大自然灾害,不可能多项目同时受损。


事实表明,罗利君这一决策无疑非常正确,两年时间就卖了36头仔猪、24头牛、存栏21头育肥猪,还养了一批鸡鸭鹅,当年就赚了6万多元。


罗利君夫妇回家的时候,正赶上二龙村公路硬化修成水泥路,他听说国家投资的资金有限,水泥公路只能修到村委会,从村委会到二龙村1.5公里仍然是十多年前罗利君承头修的机耕道。


罗利君为五组村民着想,借助村上修公路的工程队,希望把水泥公路修到五组。他向村支书提出要求,村支书说,“来不及了,五组要硬化公路,得要十几万,只能村民集资,等你把钱集资到位,村上修路的工程队早就撤了!”


罗利君说,集资来不及,他自己先垫起,一定要把公路硬化到五组。于是,他在自己流动资金尚不宽裕的情况下,向亲友借了11万元,自己垫付5万多元,筹集了16万多元,硬是把硬化公路连通进了五组。


期间,他给在外打工的五组村民说明情况,大多数村民及时把集资款交到了罗利君手上,少数村民抱着不很信任的心态说:“等你把公路修好了,一定如数把钱交给你。”公路完工后,说这话的村民专程从外地赶回来,把应给的钱交给了罗利君。


罗利君的这一行为受到村民称赞,2014年底,他便被村民推选为五组村民组长。


2015年,中央作出扶贫攻坚决定,二龙村被雁江区列为首批贫困村,驻村干部树立罗利君为脱贫带头人,希望罗利君在发展自己养殖业的同时,想办法带领全组村民共同致富。罗利君毫不推辞,表示愿意当好这个脱贫致富带头人!


其实,罗利君早就对村组大量的土地荒芜痛心疾首。多少年多少代,农民把土地当着命根子,而今因绝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大片大片的土地无人问津,荒芜得令人心痛。


罗利君想,上级树立自己为脱贫带头人,就一定要带好这个头,首先改变土地荒芜的现状。在扶贫干部指导下,经过考察权衡,罗利君准备把全小组的土地承包过来,种上果树,一定要叫昔日的穷山沟变成满山果香的花果山!


要承包全小组的土地却并非易事。别看村民撂下土地都出去打工而荒芜了土地,但是真要请他们把土地拿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思想开放的,同意把土地让给罗利君承包,只要一说就满口答应;但少数心里爱打“小九九”的人却很计较,要说通他把土地拿出来却得费不少口舌功夫。经过艰苦工作,罗利君终于承包了全村120亩土地,成立了“玉刚英明专业合作社”,种上了120亩晚红血橙,并在土质较好的血橙地里每年套种40多亩榨菜、小米辣等蔬菜。


种水果、蔬菜,又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常年缺水。罗利君申请准备修个小型水库,保障果树、蔬菜用水。然而,修水库却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必须层层申请,层层审批,最关键的是勘测设计是否可行,这个过程很长很长。果树蔬菜要水,四川话,就像“夹到螃蟹要火烧”,无奈罗利君自己掏出18000元,修了两根囤水田埂,不仅基本满足得了果树、蔬菜用水,还可在田里养鱼、养鹅放鸭。至今每年陆陆续续都要分别出卖1000多只鹅,1000多只鸭,1000多只鸡,真可谓一举多得!仅2020年4月现有存栏鹅360多只,大鸭600多只,仔鸭1000多只,还有700多只鸡。


为了带领村民致富,几年来,罗利君养的母猪,产子后,凡是贫困户需要养,他就采取“送养”的办法,村民养大了再给付本钱,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养大或死亡,则不收一分钱。



罗利君种植的血橙,2020年已挂果。杜先福 摄


由于罗利君经营有方,村民看到了希望,过去不愿把土地拿出来的村民,纷纷把土地“交给”罗利君,罗利君以入股的形式予以承包。而今,罗利君的合作社已有180亩土地,全部种上了果树。今年果树已经挂果,第一年可以忽略不计,从明年开始,预计果树这一项,每年至少就可以收入80万元,仅果树这一项,就可以达到全小组脱贫走上小康。


采访罗利君时,略感遗憾的是,他家还是20多年前的旧房,问他,他说,这几年忙于合作社果树种植,根本无暇考虑修房。等几年果树成势了,也就用不着太费神了再考虑修房子。那时候,等全社成了花果山,我也修了新房,再请记者来做客。


罗利君说得信心满满,笔者也为他感到由衷高兴!


罗利君发挥内生动力,自己致富不忘带领乡亲们共同富裕的精神不仅受到村民称赞,上级相关部门也予以充分肯定。2018年,罗利君获得资阳市扶贫攻坚奖奋进奖;2019年获得四川省脱贫攻坚奖先进个人;2020年被资阳市列为全国脱贫攻坚奖奋进奖推荐人选。


作者简介:

杜先福(笔名:巴夫,别名:杜先富),男,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大专文化,军旅12年,司法警察10年,之后从事公安工作20余年直至退休。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第七届专委会委员,资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个世纪70年代起,在上海文艺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河南群众文艺社、四川广播电台及全国社会类期刊等发表小说、曲艺、广播剧、报告文学500多万字,电视连续剧《雁城下的农民们》、电影《军人的妻子》投入拍摄并公映。扶贫攻坚电影《雁江欢歌》2020年4月16日开机,已完成拍摄。(以上均为编剧)

著有长篇《李可夫奇传》《苌弘演义》《圣茶祖师王褒传》《董钧外传》《商海春秋》《抗日名将饶国华》《闻香传奇》(该书已出让版权给影视公司)、《董钧外传》及160万字非虚构文学集《行者在路上》(上、中、下)。电影《军人的妻子》获四川省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奖。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