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农历 十月廿八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川军新作

八公里火车

编辑:邓青琳 | 时间:2017-08-14 10:53:51 | 来源:四川作家网




作者简介


邵明,四川省达州市开江县人,现就读于达州职业技术学院,系达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开江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达州日报·教育周刊》特邀编辑、栏目主持人。有诗歌散文作品发表于《四川文学》《剑南文学》《羊城晚报》《语文报》《当代职校生》《华语诗刊》《巴中文艺》《零度》《巴山文艺》《达州日报》《达州晚报》等。其作品入选《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晨读百篇》等。



序一




当诗歌走进灵魂和血液


·蒋 楠·



探寻一位青年才俊的诗歌文本,不仅仅是就其创作来进行某种意义的阐释,更应感触到诗人文本中出现的诸多诗歌元素与意象符号所代表的人生际遇与诗性情怀的共振。

诗歌文本也许很难物化或分析,若要刻意解读一番,邵明从字里行间所流溢出的自由、爱与欢愉,缘由无外乎三样:对现代汉语诗歌的单纯热爱、对生活的全面接纳和对未知事物的急切探问。他写作之轻松与神速,在大巴山诗坛出人意料地开拓了一片自己的地盘。

诗歌写作是精神和语言上的探索与发现。从诗集《八公里火车》可以看出,邵明强化“八公里”这个象征精神的超越和灵魂的飞腾,并将此主题加以充分地拓展,充满着热力、生机和力量。他以简洁有力的笔墨、丰富的节奏、不可遏制的创作激情进行诗歌创作,其作品呈现纯正、深情、敦厚、朴素的品质。

邵明擅长捕捉当下年轻人作为一个群体的精神特征,其文本语言反映出来的是个体生命对于时代语境的拒绝与接纳,并在群体意识形态中完成自己的社会身份辨认。

邵明的诗在意象选用与情感演绎上,秉承了现代汉语诗歌中对“当下”与“日常”的沉思与抉择。在惯常生活中寻找“刺点”,是诗人让情感达致兴发的关系场域。看似碎片化的日常生活,赋予了现代人多解而坚硬的意义内核,这正是现代汉语诗歌创作观念生成的重要基因。面对纷繁的日常现实,写作者需要深度参与其中,以便获得一种在场的感受,进而全面激活自己的艺术想象力。

邵明的文本创作在某种程度上强调个体“在场”的姿态,通过心理场域的反复撕扯、磨合与谈判,将人为组合的场景和日常情感累积叠加。在不断唤醒词语、唤醒现实的努力中,在唤醒与穿越中,不断超越自我,寻找精神原乡。无论是用心追问人生意义和超越虚无的勇气并反躬自省的《二十哭》,还是群体精神状态另类表达的“隐秘心曲”《二十岁》,抑或是对日常生活真正意义深远追寻的《天下》《像黄昏》等,唯美的画面、浓浓的青春意绪以及淡淡的疼痛感,都是邵明心灵思绪的瞬间曝光,源自他切肤的个人感受。而隐藏于这一行行文字背后的,是一代年轻人的人生形态。

《我其实很渺小》这首诗最成功的地方,是作者没有直接去揭示生命的终极意义,而是排除臆造的夸张,以“蚂蚁”“尘土”为参照物,完成对生命自身的认领,去抵达那通脱之境。

莲花湖是邵明的故乡,也是四川省达州市的标志性景观。这样的景观,对他而言,不仅是写作的对象,更重要的还是生活的现场。他在生活之场与写作之场“对望”,并将在内心中建构的“景观”,用语言予以恰当的表达,这样质朴的语言和情感,没有切身体验是写不出来的。在《与莲花湖对望》中,让我再次感到“场”的存在。

《遇见》和读者甫一照面,我们会感觉到,诗人的情感已浓烈入血管,而不是浮于表皮。在这样一个叙述结构和想象场域中,诗人其实更有想象和言说的自由空间。和同龄的诗歌写作者一样,邵明更加注重个人化的情感表达。写作者通过形式才能把最高程度的抽象和最低程度的具象融为一体,简单和复杂融为一体,并将许多紊乱的、支离破碎的、互不关联的素材和原生态的生活浓缩到一个有机和谐的诗歌文本中,将单向度变得丰富。

只有作为某种真实有力的见证,才会为文本灌注一种强劲的生命力。像邵明这样的新生代诗人,面对的是一个多元、开放的文化情境,诗歌语言和文化范式的多样化既为他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余地,也为他烙上了“影响的焦虑”。无可否认,在众声喧哗的多元文化视野下,写作的“技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情怀,诗人需要一种更宽阔的视野、更博大的情怀、更深远的抱负、更奇崛的想象力,对时代进行更敏锐的感知、理解和体察。

诚然,诗歌中的现实难以厘清,不能和置身其中的现实相提并论,被诗人用文本语境“适情适境”打磨过的现实,已成为容纳更多意义、情趣、哲理的另一片精神图景。邵明的难得之处在于:在具有实验性的表达手法之中,创作语言的选择显得极为从容洒脱。他试图融合多种诗歌创作风格与核心元素,从最初的简单开始发展,在有限的时间内达到无法想象的丰富境地,进而使天马行空的精神向度得以平稳着陆。

文本是一个诗人精神版图的最真实呈现,诗歌的力量总是比字面含义更加深邃幽远。深层次来看,邵明的文字平实质朴,都是不疾不徐且清晰优美。他的诗语调柔和,气息宽广,糅合着幻想、希望和对生活的期许。

《从此》将抽象的抒情具体成一个个物象或时间点,朴素空灵而又简短精悍。这首诗旋律感极强,在极有限的“一张纸”上蜿蜒,带着一个青年诗人特有的忧郁,语感却异常明快、轻盈和超然,让读者在情景的熟悉感和叙述语境的陌生感之间,获得了一个独立的思考空间,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地域又或时空上的空间。



蒋楠,四川开江人,现居广东东莞。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疼痛诗学”的主要创建和推动者之一,已出版多部作品集。





序二



火车,在春天里开出


·胡有琪·




油菜花黄了。

邵明的火车也从油菜花地里驶了出来,开向春天。

在他的火车上,满载着浓浓的乡情,故乡的方言在亲切地和你谈天说地,快活地喧嚷。

一朵花,就是他的一节火车。他的火车,青春感十足,魅力十足,诗意十足。洋溢的青春气息,芬芳扑鼻而来。

这是属于他的专列,他一路南巡,在一朵朵花儿的脸上,留下初恋调皮的唇印,大笑而去。

他手握大把的春天,一路种下春天。

所到之处,诗纷纷发芽。



邵明的家境并不好。

正因为不好,他从小就看到了世道的艰难。这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万幸。

他没有值得炫耀的童年,只有对前途的迷惘和不解。

初中时,他就出去打过工,挣的每一个铜板上,都有自己的辛酸和汗水。当时的他,不想读书,成绩也不好,是一个令老师极度失望的人,不抱希望的人。他,丢失了自己,不知路该如何走。

说不清他是如何喜欢上诗歌的,而且还怯怯地闯到我的博客里,要拜我为师。当时,我不知道他是谁,是哪里人,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但他很有耐心,还是坚持常来。一来二往,我才知他竟然和我只有一尺之距,还是开江县职中的一个学生娃。更有趣的是,还是我们作协副主席(现主席)林佐成的学生。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我对他开始关注,并让他加入了开江县作家协会,成了县作协最年轻的一个会员。继而,又让他参加了在达州市莲花湖举办的四川省作家协会中青年骨干作者培训班,成了当期最年轻的一个学员。

他终于找到了芝麻开门的钥匙。

就像一根破土的笋子,他的诗歌终于睁开了眼睛,开始了自己的歌唱,并一步一步登上了蓝天。

他成了各个诗歌论坛的活跃分子。

他的诗开始在《达州日报》《达州晚报》《巴山文艺》《四川文学》《剑南文学》《羊城晚报》《语文报》《当代职校生》《华语诗刊》《巴中文艺》《月亮诗刊》等报刊上频频亮相,引人注目。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尤为可喜的是,他终于喜欢上读书,不再逃学,还于2015年考上了大学。

他成了开江县职中学子们的励志榜样。

在一首诗里,他完成了人生的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可以说,是诗歌让他悬崖勒马,最终没有丢失自己。是诗歌拯救了他,拯救了他的灵魂。



记得,邵明曾向我讨教写诗的技巧。

我的回答可能超出邵明的想象。

我说,你千万别学所谓的技巧。不学,你还有希望。学会了别人的技巧,你就完了。

高人的经验是高人的经验,不是你的。

最好的写诗技巧就是先学会做人,做一个心地纯洁的人,做一个眼光独特的人,做一个不人云亦云的人,走自己的路。

然后,把别人的经验全忘掉。记住,是全忘掉。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对世界的认知。

做到了,你就是一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写诗的人。

做到了,每一朵花都是你的道场,每一棵树都是你的寺庙。你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修行出一颗诗心。

当时,邵明明不明白,我并不知道。

现在看邵明的诗,我欣慰地笑了。不管他的诗还是如何的幼稚、如何的天真、如何的蹒跚,至少,是他自己的诗,是邵明的诗。

这就是希望,孺子可教。

尽管他还在“躲在巴山石缝偷窥一朵莲/自在修行,各种道法”(《莲花湖》),但我相信,他会炼出自己独具一格的武功,笑傲江湖。



他诗集的书名《八公里火车》很具有象征意义,引人连想。

是的,他青春的火车还刚刚驶出站台。前方,还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而他,又将开向何方,也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但是,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迈出第一步。

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第三步……

他钟情诗歌,诗歌也将钟情于他,为他投怀送抱。

那么,在这里我就送上诗歌的祝福:诗行一万里,诗意一百年。

是为序。


2017年3月12日写于胡子书斋


胡有琪,又名胡有奇,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开江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出版个人诗集《野百合花》《雪在燃烧》《青山牧马》《托钵在西藏行走》《胡有琪诗选》,主编《开江作家散文诗歌作品选》。其作品曾获中国诗歌网散文诗赛一等奖、中国诗歌流派网诗歌赛一等奖、全国首届教师节诗歌征文一等奖,并入选《中国散文诗》等各种选本。


后 记




这个后记,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从两个方面来写,第一谈事,第二就随便谈谈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个后记还要从我在职中说起,由于家庭原因,小学成绩不好,初中便进入了开江职中念初中。对在职业中学念书的孩子,我们县城里大多数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慢慢地我开始自暴自弃,经常趁爸爸妈妈不在家,半夜跑出去上网、打架、压马路,夜不归宿,白天老师上课,我就睡觉。那个时候就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混完初中,学一门技术就出去打工,早点赚钱,自给自足。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也没有太多奢望,也不敢奢望太多。反正就是过一天,算一天,就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其实我一点也不笨。小学就不说了,初中一年级,语文单科成绩连续一年名列年级前三名,现在想想也值得骄傲。英语老师也很喜欢我,那个时候对我要求十分严格,英语常常也能考到全班前十名。后来初中二年级,慢慢地放松了自己,渐渐地和一些“坏”同学习到了很多陋习,如打牌、赌博、抽烟、喝酒、逃课、考试作弊等,总之中学生犯过的大多数的错误,我都犯过……

初三上半学期临近中考,学校为了保证升学率,组织我们几个班参加分班考试,听说要分成两个班,一个班的同学留下来参加中考,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尖子班,另一个班也就是差班,直接对口高中部的职业高中,选专业读职高。考完试后,我通过自己的手段,先一步打听到了自己的成绩。分数够进入尖子班,但是由于自身原因,张榜公告的时候并没有我的名字,现在想想还要感谢我初中的班主任。后来我被分到了职高班,选择了汽修专业。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读书的想法,就想早点赚钱,减轻家庭负担。

时光就是一条河,它一路流过,带走泥沙,永远不会复返。

可以说高中就是我命运的分水岭。我真正的改变也是从读职高的时候开始的。进入职高的第一年,我们汽修班所有人便被安排去了广州某个电子厂实习,我连续工作了三个月,最高的一个月拿了五千多工资,三个月下来,我除去所有开销,攒了九千元。那个时候我才深深地体会到了父母的心酸与不易。

后来回到学校,我终于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我想,一定要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后来高二上半学期我转到了升学班,考虑到升学的困难与不易,我选择了美术专业。第一,我爱好美术,第二升学相对容易。

转入升学班,对于我来说是十分困难的,初中没有基础,高中的任何科目学不会,专业课刚刚才接触,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节奏。

后来,升学班班主任林佐成老师得知我和我的家庭情况后,常常主动鼓励和帮助我。他是一名作家,我也正是因为受他的影响,才开始了写作。因为我深刻地意识到,除了努力抓学习外,还要有一技之长,以后才可能顺利地踏进大学之门。后来在林佐成老师的推荐下,我加入了开江县作家协会,并结实了开江作协现名誉主席胡有琪。在他们的鼓励下,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高三一年要发表三十篇文章,获一个国家级奖项。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还没到一年,便相继在《四川文学》《剑南文学》《语文报》《校园足球》《羊城晚报》《当代职校生》《达州日报》《达州晚报》等公开刊物发表诗歌四十余篇,获省级奖一个,国家级奖项一个。2015年,四川新闻网、网易新闻网、《达州晚报》《达州日报》给我做了专题报道。后来我被开江县作家协会推选成了协会理事,加入了达州市作家协会。

林佐成老师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对于邵明而言,写作让他找到了人生的重要支点。对于职中的学生而言,只要他们找到自己的支点,加以发展,相信每个学生都能成功……正因为如此,我自豪,我是职中的一名学生,我骄傲我来自职中。我感谢林佐成老师的发现与启迪。

还记得一年前与开江作家群一起聚餐时,冉文波老师便笑说,胡有琪像我父亲,我像他的儿子。是啊,何尝不是。还记得2015年9月我有幸考取了达州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但是难题又摆在了我的面前,不知道学费该怎么办。那时我父亲让我去打工,早日赚些钱回来置办家产,娶媳生子。而我并不想过这样简单的生活。那时正值炎炎夏日,不知道胡老师从何得知了这个消息,便主动打电话给我说要帮我。本来腿脚不便的他,在炎炎夏日和我一起跑宣传部,跑教育局,来来回回跑了几趟,在我上学时将钱递给了我。至今想起此事,我总觉十分愧疚,每年难得抽空看望他几回。

大一时,我没有选择平平淡淡、碌碌无为,而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与工作当中。大一上半学期,我被系里破格提拔成为团总支副书记,后来还被系里选为学生会主席。

我能够在写作方面有所发展,在生活方面树立信心,离不开高中班主任林佐成、胡有琪老师的关怀和引导。能够在大学得此锻炼机会,离不开钟钦老师的引荐,辅导员顾兴华老师的帮助。千里马没有伯乐的发现,也会是普通马儿当中的一匹;俞伯牙没有遇见钟子期这样的知音,也不会弹出高山流水一样动听的琴音。

有人指引、帮助固然是好事,但是也要从自身出发,看准方向,努力奋斗。我一直拿一句话当作我的座右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无时无刻提醒和鞭策自己。

大一下半学期,在林佐成老师的帮助下,我成功与成都弘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写作三十万字的《大话水浒》小说。很多个夜晚,我一人独坐电脑旁,敲打着键盘,面对着电脑输入着文字。我编写一个个故事,然后再细细修改,认真揣摩。两个月后,我顺利地写完了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现在还未出版,不知道结果如何,便当作一次锻炼吧。

除了写作之外,我大学一年还考过了英语、计算机、普通话等级证书等,在国家级学术刊物发表一篇文章,拿到了奖学金。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大学时光转眼也要过去了。就像一场游戏一场梦。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抓住现在,珍惜将来。


现在想想,自己接触诗歌是从2014年年初开始的,当时是上课听不懂老师的讲课,自己用笔在本子上乱写乱画。严格地来说,那时写的东西压根就不叫诗。后来因为自己“长又长得丑,哪里都赶走”的精神,诗歌机缘巧合地在一家省级综合刊物发表了,从此便找到了人生中难得的自信,写诗投稿就一发不可收。

我十分热爱诗歌,虽然不常动笔,但说句心里话,是诗歌让我在那时的人生中找到了唯一的自信,让我从一个几乎“残废”的人成为“健全”的人,我相信诗歌也相信生活。我把诗歌当作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几年前接触诗歌时面对诗人这个称呼,是十分欢喜的,自是觉得很牛,受人崇拜。但是慢慢地,接触了这个圈子才发现,自己依然是沧海一粟,连入门都不算,现在我顶多算一个诗歌爱好者。

对于诗歌创作,我并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什么风格,但有自己的一些看法。什么样的一首诗才能算得上一首好诗呢?我想一人千个眼中也有一千哈姆雷特吧。我对自己的诗,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一种表达,不管是青春期的写作也好,还是妄议的创作也罢,就算是简简单单的表达和寄托吧,还有更长的路需要去走。怎样的一种表达才算合格?这很难说得清楚。

还记得,诗人游太平叔叔曾经告诉我:“写作就是长跑。”如果一开始就使劲往前面冲,就会耗尽体力,如果学会均匀用力,熟练技巧,才能循序渐进。不管做什么皆是如此,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和积累的过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是啊,来日方长!

诗歌练习册即将出版之际,感谢恩师林佐成、胡有琪的全力支持,感谢为本书作序的诗人、评论家蒋楠老师,感谢诗人游太平、陈建、张作梗、张奎老师的中肯评价,感谢《达州日报》冯尧老师、《遂宁日报》王锡刚兄弟的深情文字,感谢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各级领导老师的大力支持,特别致谢达州职业技术学院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作家钟钦,艺术系书记陈海龙,主任董筱娓,办公室主任顾兴华,以及学院和社会广大友人的大力支持,当然还要感谢室友的“不杀之恩”。

无以为报,却又不能以身相许,唯有闯出一番天地来,方不负众望。


2017年3月16日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第三世界
  • 下一篇:棉婆婆睡不着
  •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在成都...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7年12月7日至8日在成都举行。...【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