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农历 十月廿八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评马平《我的语文》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7-21 10:22:50 | 来源:贺国平

这不是语文课本,而是一滴露水养育的乡愁

——评《我的语文》

著名作家马平素以小说享誉文坛,近日“华丽转身”,推出散文集《我的语文》。对于从川北苍溪偏僻山乡走出来的马平来说,家乡在他心中永远是一方圣地。所以,他的创作总是与那一方热土分不开的,家乡的一草一木都烙印在他的记忆深处,成为他创作的源泉与营养。对故乡深深的眷恋,演化成浓浓的乡愁,成为贯穿他创作的基调与主旋律,并构成他作品独特的川北韵味,散文集《我的语文》也不例外。用马平自己的话说,书中的四篇散文,是“回听我十几年的童声”、“拼接我小时候的脚印”、“献给家乡的一草一木,献给一滴露水养育的乡愁”。


有评论家曾经说,坚守故乡的写作是有根的写作。大凡成功的作家,都是坚守故乡的有根写作。如著名作家莫言,他的作品中总有故乡高密的影子若隐若现;而著名作家阿来的创作也总是和生养他的那片藏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马平的《我的语文》自然也是属于坚守故乡的有根写作。书中的“婆婆”,是作者对自己祖母的回忆。在作者的回忆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着传奇经历,但又坚强、淡定的美丽女性形象。年轻时,“婆婆”的丈夫骑着白马一去而不复返,把养育三个幼小儿女的重担扔给了这个小脚女人;中年时,“婆婆”又遇到家庭变故,残酷的生活让她变得沉默寡言;“婆婆”年老体衰时,还天天“在摘菜,在拔草,在捉虫,在匀苗”,忙得“一刻也没有直起腰”……在作者如小说般细腻的描写中、生动的细节展示中,一个历经磨难而充满乐观精神、一生只为别人着想而唯独没有自己的伟大女性跃然纸上,让人肃然起敬,潸然泪下。


书中的“晒场”“放牛场”“我的语文课”等,其实都是作者自己的生活经历。从作者笔下,我们不仅读到了一个特殊年代的特殊风情,同时也看到了在艰苦环境中,一个年轻人自强不息的前进脚步声。正是对书孜孜不倦的阅读,正是心中燃烧的文学梦,才让作者一步一步从偏僻山乡走出来,成长为著名的作家。作者对自己童年、幼年、青年时代这段生活的回忆,既让读者知道当代中国历史的曲折,珍惜今天幸福的生活;同时,也让读者对作者勤奋、执著的精神产生由衷的敬意。



读马平的《我的语文》,总感觉满满的正能量,给人震撼与教育。作为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作家,在他的知识体系与价值坐标中,“文以载道”是文学作品应当具有的基本要素。只有有“教化”功能的作品,才能够发挥出“鼓舞人、感染人”的作用。尽管当下文学界新观点、新理论层出不穷,但马平是一个不追赶潮流的人,他恪守着自己内心对文学意义的理解,并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去弘扬。阅读《我的语文》一书,无论是“婆婆”“晒场”,还是“放牛场”“我的语文”,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作者对人生的态度,对生活的解读。


阅读《我的语文》,给人另一个感受是:层层递进的叙述,如歌如诗的语言,让作品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穿透力。散文的本质,其实就是用非韵文的方式与审美手段,来传递作者关于社会人生的记录、理解与情怀。优秀的散文作品,不但要有信息知识的含量,更要有情感的含量。散文的美,其实就是通过语言来传达一种情感。《我的语文》的四篇散文,虽然都属于叙事散文的范畴,但同样充满着美的力量。


散文语言的美,不能只是为美而美,而是要讲求自然流淌,如山泉汩汩流淌,佩玉之声凛然。如果为抒情而抒情,就会给人扭捏作态的感觉。这样的散文,是无病呻吟的抒情,也是缺乏内在美的,自然也无法引起人们的共鸣。马平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的散文,不是跳出叙述、跳出故事,故弄玄虚的抒情,虚情假意的抒情,而是在叙事的过程中自然流淌出一串串情感充沛、语言优美的句子,来打动读者的心。(贺国平)


马平,1962年生于四川省苍溪县,现任四川省作家协会创作研究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一级作家。

著有长篇小说《草房山》《香车》《山谷芬芳》,小说集《小麦色的夏天》《双栅子街》等。《草房山》获第五届四川文学奖。近年连续推出《婆婆》《晒场》《放牛场》《我的语文》等长篇散文,其中近两万字的《晒场》被《散文选刊》全文转载。


分享到: 更多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在成都...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7年12月7日至8日在成都举行。...【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