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农历 十一月初五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流淌在故乡的溪流与超越尘世之上的星光(评鲁娟诗集《好时光》)

编辑:胡馨月 | 时间:2016-10-26 15:41:51 | 来源:四川作家网 | 浏览量:1183

认识鲁娟,是地震后在巴金文学院一次偶然的笔会上,同是诗友,后来有了电话联系。这次在省作协又一次见到她,她赠给我一本新出的获奖诗集《好时光》,因而读到了她清丽典雅的诗作。

我是在读她的诗中,度过了闲暇的惬意时光。这些年在朋友中,我收到的赠书不少,她是唯一我完整读完其作品的诗人。读鲁娟的诗是一种享受,她的诗节奏不急不缓,诗里蓄积的浓浓的情愫,让人想到舒婷,或者说有一种淡雅的绘画之美,语言清新透明、节奏流畅明快,透出茉莉般的芬芳,她的诗是美的,这是一种月光静静淌过林间的朦脓的美,一种在袅袅升腾的音乐中体味高山流水的美,是大海兴奋的浪花追逐远方的美!读她的诗你不会感到那种艰深的压力,诗中所呈现的是诗人浓郁的故乡情结,这使人想到她生活的凉山,一定是一片神奇的保持着原生态魅力的土地!诗里闪耀的火焰,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的单纯、真情与积极向上的美学追求!在诗中,我领略到烟花一般绽放的时光,蔷薇一般美好的爱情。但丁说:“人不能像走兽一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与美德”。从鲁娟的诗中,我读到了一种感觉,那就是个体生命除了现实的残酷与无奈,更有鲜活的青春,有高雅,有求索,有“每一朵都将开出向上的力量/向善,向爱,向着一切美好的方向”的诗和远方,并启示我们: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日日在生存压力下的蚂蚁般忙碌的芸芸众生,应该举头仰视夜空,应该在读一些经典之作中去找寻生命的意义,这就是诗歌给予我们的神父般的启谕和当下诗歌存在的全部意义。在我看来,有时纯粹玩弄意象,对于诗人是危险的,它会让我们在创作中抛开或者淡化诗歌的崇高的使命和思想的光芒,而本末倒置地追逐单纯的艺术高

雅。像唐代大诗人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诗句,既不算含蓄,也无太多意象,但谁能否认它是流传千古的好诗呢?因此,我们在诗歌创作中,反对那些思想稀薄,玩弄技巧,无病呻吟,矫揉造作的诗歌,因为它是离读者、离人民大众遥远的文字游戏,自然也会受到人们的冷漠与嘲讽。也许我们应该做出这样一种努力,那就是在诗歌创作中,注重构思的精巧,注重思想内涵的挖掘,使诗歌从繁难艰深的意象中超脱出来,以一种读者容易接近的方式,走进广大读者的内心,去唤醒那些久违的,蕴藏在读者内心深处的对真善美的渴求。而不是让那些本已不多的读者在琐碎干瘪的叙述与扑朔迷离的意象堆砌和炫耀中去猜谜语,去承受一种近似解方程式的疲惫,那是和诗歌艺术表现初衷背道而驰的。当然,这种努力绝不是不要技巧,更不是图解政治,进行一种纯粹空洞的说教,去迎合时髦,甚至媚俗,那种不要形象,不遵循艺术规律的口号,本身不是诗。

生活不能让诗歌缺席,热爱诗歌就是热爱生命,阅读诗歌就是和自己的心灵对话。诗人生活在名叫凉山雷波的小县城,这同我们生活的小县城别无二致:远离都市的喧嚣,偏僻而荒芜,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毫无新意的生活!而对于诗人来说,她却看到了平凡中的伟大,善于从平凡生活的点点滴滴,去捕捉创作的灵感,发掘生活的诗意,因而游走在天宫与尘世、人性与神性之间,先验般的发现了高于生活本身的艺术之美,在诗人胸中,永远激荡着热爱生活的河流般奔涌的激情,正是这种对生活的强烈的爱,对故乡的亲切眷顾,使小县城有了活力,也使自己的生活有了生气,使生活的暗淡变得星光般灿亮,因而我们听到了“我走到哪里,这些细微的甜/就跟在哪里…我诧异于自己太久的迟钝/这世间到底还有多少美/和秘密等着被我分享”(《端午》),“无论逆境怎样早早的显现/她的体内始终有条河/在群山和草木间/一路欢歌,溅起洁白的浪花”(《追随一条河流》)的歌唱,这使我想起美国大诗人惠特曼的《草叶集》里那种无所不在的对大自然鲜活的灵

气闪烁的亲人般的爱!我不得不惊叹于诗人发现生活之美,感应生活之美的敏锐!当然,还有浮躁让我们丢失太多的诗的音乐美。“那些雾,仿佛一个个美丽的迷/顺着风从森林深处吹来/拂过湖面,化为烟雨/径直抵达你,洗净铅华”(《 美的一瞬》),这生命的雾如此美丽,怎不叫人把“每一个日子珍惜得铮铮发亮”呢?诚然,生活所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甜蜜,更有坎坷与伤痛,毕竟“有一些花蕊在秋之前夜迟迟不开”,于是,就有了“无论神示的方向是否显现,我都要抛弃过去苦苦无望的路”(《六月》),这与海子“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诗人对未来充满信心,执著地等待那个梦中提灯的人。不可否认,那浓浓的抒情性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的,生活需要我们站在高山之巅,大声呼喊的激情,面对生活的沧桑,面对无动于衷的沉默的现实,那些所谓伟大的诗人,你如何能做到“冷抒情”、“零抒情”?有时,我们真该抛弃冗长的自言自语的叙述,而代之以江河滔滔的激流与险滩的美的一瞬,来激活我们对生活的冷漠和麻木不仁!儿时故乡的美好告诉我们什么呢,那就是人性善良的天空是瓦蓝的,鲁娟的诗是深深扎根于现实的土壤的,读她的诗,有一种站在梦的门口,守望灵魂彼岸召唤的期待的顿悟,无论《故乡》、《小阁楼》、《奢侈》、《瓦岗的月亮》,都让人感觉到被故乡牵动衣襟的乡愁。作者没有提到现实,却让人不得不从反面去思索当今这个面目全非的人世,如同我在拙作《要能这样画真好》中所描述的“当我画上阳光/这世界就没有阴霾出现/当我画上纯情,窈窕淑女就从诗经中款款走来/当我画上述说/人与人之间就远离纷争”,但事实上从另一角度,以浪漫主义的方式,揭示了现实的肮脏与无奈。在鲁娟的诗中,故乡的美好,爱情的倾诉,人性的善良,通过作者毫无功利色彩的自然描述,如数家珍地呼唤着我们内心对美的渴望。在《缺席者》一诗中,“青海湖这枚巨大的蓝宝石/亘古挂在天边”,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来自上天馈赠的宁谧是我们生命旅程中常常忽略的风景!在《独语》中,诗人写到:“我顺水而来/乘着一只古旧的木床/停靠在不为人知

的岸”,这样的诗句使人想到女人的魅力不仅仅是展示与生俱来的容貌,更应像星星一样于茫茫人海中闪烁思想的光芒!经过漫长时光河流般的冲洗,诗人依然表示:“我愿做个简单生活的女子,涌入尘世的人潮里”,倘若我们重新拥有穿着花布鞋奔跑在故乡田野上的鲁娟的快乐单纯多好!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在这充满艰辛与无奈的尘世,仍然保持一份少年的童心,保持一份茁壮向上的锐气,我们就能活出疯狂而绚烂的颜色!

当然,生活并不总是像故乡那样宁静和美,时不时会被外面的世界带来雨雾般驱赶不去的无奈,貌似精彩的城市布满光怪陆离的陷阱,她的个别诗作也不可避免地存在语言单薄,表达生硬的瑕疵,我相信并期待诗人具有穿越城市雾霾的勇毅,在生命行走的旅途中,写出更多思想和质感俱佳的诗作来!

(曾小平: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著名青年诗人,汶川县作家协会主席、《羌族文学》编委)


分享到: 更多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赴昭觉县考...
12月1日至2日,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一行赴昭觉县考察脱贫攻坚工作。昭觉县地处大凉山腹心地带,是国家扶...【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