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农历 六月十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

嘉陵江,我的思念

编辑:胡馨月 | 时间:2016-07-12 15:44:01 | 来源:四川作家网

《嘉陵江》


当我真正理解嘉陵江这个名词的分量

已在千里之外的遥远

我看到一枚风筝在白云下飘摇

便想起童年,想起影子撒满贝壳的沙滩

满脑子溅起

哗啦啦的涛声一片


我曾尝试用诗歌表达内心的全部

泪水湿润地背叛了我的表情

风依然陷困在芦苇丛

打渔船在夕阳中搁浅三十年了

梦里,我只用嘶哑的嗓子向炊烟飘起的方向

颤颤地喊了声——娘


假如明年回家

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在江畔点燃草纸,三磕头,就地祭拜

我要脱下风尘仆仆的疲惫

跳入水中畅游,并且一一打捞

那川江号子,那悠悠古琴,那木桨,那月影



《桑园坝》


像蚕虫,最终吐出绵长的丝,缝制成网

用密不透风的孤独罩住思念


对于那个时代流行的农事,或者大致相同的人生

我无语。桑树的倒影划破粼粼波光

等待船歌再次载回春天

我为即将茂盛的梦想而难以入眠


纺织娘远嫁异国他乡

不提也罢。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

关于家长里短的话题,随一杯茶水进入体内

只有自己可以看到其中的迂回和辗转


九曲回肠我的家,古老的桑园坝

是闪烁不定的萤火灯光

是如泣如诉的晨钟暮鼓



《南充万卷楼》


古老的红颜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你是至高无上的王。在你眼中

所谓朝代,不过一处油灯烟熏的阁楼

所谓史志,不过在竹简中演绎

从吕布貂蝉,到三国周郎赤壁,大乔小乔妹子儿

不过是一场国与国之间的三角恋爱


而我现在空腹。单身。且胸无大志

不知道以饥饿的方式能否接受到文字的熏陶

我像一张白纸孑孓站立

希望在万人景仰中能够接纳一种圣洁的赐予

从东汉末年的墙缝中溅出

几点书声,几滴墨汁,几缕叹息


万卷楼,兴衰荣辱权利纷争化为万卷之无形

空若历史,重如大地



《绸都》


紧紧握住风,屏住呼吸

我编织一盏白色的灯照亮你的笑容

一座柔软的城池是定格的背景

我在春天里不敢老去


江水是融化的阳光

岸上的跫音渐行渐远,渐远渐近

我坚持认为

那是嘉陵江绸海的潮声


这个梦一直未改

我是一只蚕,栖息在一片辽阔的桑叶下

静静打量你浣纱的身影

跟我梦中的情人,一模一样



《白塔》


经过维护、保养、修缮后的白塔

依然是嘉陵江畔的镇江之宝

矗立在城市的上空

镇住迷信传言,或俗不可耐的歪风邪气

如今一桥、二桥、三桥都先后开通了

森林在后视镜里掠过

从枝叶斑驳可见大宋的光景

曾经脚下确实无路可循


白塔无心睡眠

八只角上挑着铜铃,摇响铃声

侧院的小沙弥和老尼们马上神情庄重起来

咿咿呀呀开始早课


鹤鸣山上偶见白鹤

与鹤发红颜的老人练习太极

有塔为证,嘉陵江畔

这座千年的古城每天都在吐故纳新




龙小龙,四川南充人,暂居乐山。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人民文学》《中国诗歌》《星星》《诗选刊》《散文诗》《绿风》《上海诗人》《四川文学》《山东文学》《芒种》《草原》《阳光》等,著有诗集《诗意的行走》。业余为某诗歌刊物编辑。


分享到: 更多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