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农历 十月三十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鲢子鱼

编辑:admin | 时间:2016-06-27 11:10:23 | 来源:四川作家网

不知是咋个的,才五月初的光景,就这么反常的闷热,闷得心里发慌,简直让人五心不作主。

金章是睡在地上的。午饭的菜是红烧鲢子鱼,阿君弄得还不赖。丢脱碗筷,金章觉得心里堵得很,汗水直冒,便骂了一句:“妈的,吃饭就像抢饭一样!”

还在停电。在这远离县城的山旮旯,停电是人们夏天到来时得到的第一份礼物。老婆阿君还在灶上洗涮,金章就扯起篾席,摊在堂屋的地上。抓过一个竹凉枕,倒头便睡。连阿君什么时候加入到他的地铺上,他都不知道。

迷迷糊糊中,汗水全身张开的十万八千个汗毛孔渗出,在篾席上形成一道石河堰金章就和村里的几个男男女女“噗通”“噗通”跳下水,疯狂地捞石河堰里那些傻乎乎游到水面的鲢子鱼。鲢子鱼刺很细,又很多,除了肉细嫩而外,可谓一无是处,根本赶不上青、草、鲤、鲫这些常见的鱼。但鲢子鱼如果能长到3斤以上,那就不一样了:刺粗了,肉多了。人们拿它来弄酸菜鱼,红烧鱼,或者吊汤,味道至少不逊于草鱼。何况这道石河堰是无主的,既然“无主”,便任何人都可以是“主”,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便都可以下去。正因为这样,才有中午这道菜。

奥,这好像是上午的情景啊,怎么东扯南山西扯海,扯到梦里了?

金章砸巴砸巴涎水,似乎还在回味。却见石河堰里的鱼儿突然乱了套:那一条条狡猾的青鱼、草鱼、鲢子鱼,在水面乱窜。连二指宽的鲫鱼,都不甘落后。所有的鱼都张嘴巴,在水面吐出一个一个的圈,这些圈在水面你碰我我碰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变成一个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交织在一起。几条鱼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蹦跳到岸上,还在劈哩啪啦地跳高……

突然,整个石河堰沸腾起来了,如同开了的锅。远处的山头似乎也在晃动,村边的老槐树也左右摇晃起来。

金章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中身不由主地连碰了几下,碰得山响。他警觉地睁开眼,原来屋子在摇,家具在颤,自己的头和阿君的头还在斗牛似的碰撞。凭直觉,金章顿时清醒了:地震

“快跑!”金章拉起妻子,冲向门口,跑了三百米,直跑到村边的老槐树下,才惊魂未定地停下来。

阿君迷迷糊糊地问:“咋啦?”

“咋了?要死了!”金章没好气地吼道,“天没塌,地却要陷了!——地、震、了!”

站不稳脚,脚下的土地在剧烈的抽筋金章和妻子只得倚靠着老槐,喘着粗气。

抬眼望去,村里的房屋就像多米诺骨牌,一幢一幢,眨眼之间变魔术一样变成了一堆一堆修房造屋的原始材料;自家那一幢,也没能逃脱倒塌的命运。立刻,空气中就弥散开一股呛人的烟尘味,然后,一切都变得死寂,寂静得怕人。金章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在那一刻,心头涌动的却只有恐惧。阿君像筛糠一样抖动,金章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了她。

“救命啊~~救命~~

突然,从邻居倒塌的废墟里传出两声微弱的求救声,就像即将交秋的蝉,划破了喉咙,唱一曲秋的最后的挽歌。也许因为隔了一层倒塌的砖瓦、土块那声音听起来仿佛离得很远,隐隐约约,时断时续,就像来自地狱的哀告。

“是阿莲?!”阿君求证似地问。

哼!”金章的轻蔑从鼻孔里冲出来。

阿莲就如同她的名字,瓜子脸,皮肤白白的,显得光滑而细腻如同一朵出水的莲花,一点不像是乡里人。

人说“远亲不如近邻”,但自从阿莲嫁给隔壁黑豆,本来很好的邻居关系,反而变得大糟其糕。金章和黑豆是毛茛朋友,从小一起长大,长大了也就口无遮拦,用这里的土语说,叫做“开广玩笑”、“包乱说”。那是去年热天的一个傍晚,金章下地回来,碰见阿莲出门,看见她穿着一条花裙子,大热的天,脚上套一双袜子,脚下是一双高跟凉鞋,金章便打趣道:“呵呵,假又假不来,袜子套凉鞋!——真好性感哟!”

没有想到,晚饭刚端上桌,阿莲就拉着黑豆,来上咐阿君,叫她看好自己的男人。黑豆倒没有说什么,但儿时的玩伴在这样的场合相见,难免尴尬。听阿莲那样一说,阿君脸青脉黑,金章脸红筋涨,一句话也说不出。为此,阿君与阿莲黑了好久的脸。春节后黑豆到南边打工,走的时候都没有和金章说一句话。

现在,听到阿莲的求救声,金章的心里反而生出一种解恨的快感金章幸灾乐祸地说:“叫、叫、叫,她不晓得叫啊!看天会不会给她叫应!”

救命啊~~救命啊~~听来似乎阿莲声嘶力竭了。

听到阿莲越来越微弱的呼叫,阿君的泪无声地滑向脸颊,她扯了扯金章的手,道:金章,还是去救救她吧!”

“嗯!”金章迟疑了好一阵才下定决心似的,飞快地跑向那片废墟。阿君也踉踉跄跄地跟来。

阿莲被救出来了。她呆呆地望金章,喉头哽咽,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阿莲衣不蔽体,蓬头垢面,如同一个乞丐。一见阿君,就扑到她的怀里,抽噎起来

看见阿君和阿莲这样,金章觉得好可笑:自己堂堂男子汉,连阿君的见识也不及,大地震来临之时,竟然差一点因为个人的是非恩怨而耽误了大事。惭愧!

阿莲还在抽泣天空却飘起了小雨。金章忽然回忆起初中时候学过的几句古诗,不晓得是哪个写的:“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许。”


   作者:曾训骐,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废园
  •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在成都...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7年12月7日至8日在成都举行。...【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