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农历 八月廿八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迎接十九大专栏

让梦想飞起来

编辑:邓青琳 | 时间:2017-09-26 10:18:42 | 来源:刘 波 周邦忠


寸腰村出名了!因为这里有宋志芳!

在2015年宜宾市庆祝第31个教师节座谈会上,她发言时说:“我坚信,只要我们坚持,贫困山区将不再贫困,山里孩子也能共享这个时代的美好;只要我们坚持,山里孩子也能创造自己的美好人生,让梦想飞起来!

——沿着平静而宽阔的金沙江一路向西,银灰色的公路箭一般从周家湾隧道破洞而出,笔者顺着洞口蜿蜒的山涧小路上山,小心小心翼翼地“寸”着腰,奋力攀登3个小时,方才到达屏山县新市镇寸腰小学。一路上,不时回身鸟瞰碧波荡漾的金沙江,只觉得自己像是粘在悬崖上。身下,昔日黄白色胶着、咆哮不已的金沙江水,如今变得温顺恬静,犹如长琴弦奏,不断演绎着宛转悦耳曲曲乐章!这里常年云雾缭绕、山野青翠、空气清新。尽管已是春暖花开时节,袭人的寒气仍让笔者感到阵阵凉意,即兴体验了一番什么叫高处不胜寒、什么是山高人为峰。

学校静静地坐落在寸腰村四组的山野中,山下便是离学校最近的新市场镇,路程当在10公里左右。校园占地约1500㎡,规模不大,但还算精致,白墙小楼安静地矗立在半山腰,宛如大山里镶嵌的明珠,把海拔1000多米的巍峨群山妆点得格外亮丽、明净。

稍经周折,笔者便见到了宋志芳老师。她衣着简朴,言谈平实,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瘦削的脸上流露出真挚与坦诚。这位执着放飞梦想,集诸多荣誉于一身“名人”,原来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少年铸梦,双眼望尽天涯路


70年代初,宋志芳降生在屏山县新市镇白花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为了就地取材、减少建房成本,家家户户都住泥土夯的土墙房。这里与寸腰村隔山相望,一样的山高坡陡,土地贫瘠,干旱少雨,村里没有经济作物,农户都靠“望天水”从事传统耕作。那年岁,农户大字不识几个,几乎不懂科学种田,只依靠传统经验,每年水稻的产量都很低,好多人家一年中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米饭,平时大多吃包谷粑充饥。要是遇上天灾人祸,生活就更加窘迫了。

7岁时,宋志芳开始在白花村小读书。当时的白花村小,占地不足200平方米,校舍是开着裂缝的泥土墙和小青瓦房。用大小不一的石板、石条等交错铺就的操场凹凸不平、纵横杂乱。一到下雨天,整个操场内泥浆四溅、积水成渊。围墙用乱石砌成,不足2米高,已经摇摇欲坠了,像个不倒翁。那个时候的学生们对这样恶劣的校园环境习以为常,丝毫未影响到读书的热情。作为生产队队长的宋泽均经常教导自己的儿女们:“娃娃们!你们要好好地读书哦!以后不管干啥子,都得有文化,不然的话,啥都做不好。我就没读到好多书,现在连当个生产队长都吃力得很。你们现在有福气上学,千万别白浪费时间哦!”原来总觉得家里穷,是因为生活在这偏远的大山里,条件太差了;再者,就是命不好呗。听了父亲的教导,小姐妹们似懂非懂。父亲还常常把自己小时候如何跟着祖父母逃难、如何上学读书,又怎么辍学在家的故事一古脑儿倒出来;还不止一次讲述爷爷在过“粮食关”期间挖野菜、剐树皮、刨白泥充饥,后来被活活饿死往事。每当提起这些事,父亲总是表情俨然,心情沉重。透过父亲眼睛,总能感觉到他对子女的未来充满希望——他的目的就是要她们好好读书,将来走出大山,过上好日子。

宋志芳是家中几姊妹中年龄最大的,读书回家后除了做农活,还要照顾弟弟和妹妹。放学回家,就得打猪草、做菜、推磨,还要照看弟妹们。到了晚上,才有时间在煤油灯下赶作业。正是这样,懂事的她学习热情才没有受到影响——她深知读书的重要和来之不易!那时,小学是五年制,读完五年级,就是升学考试,如果考不上初中,就意味着一生的学习就此结束。毕业那年,她就读的白花村小,五年级的20多名学生无一人考上初中,让所有的师生和家长很没面子。

好在那时有个不成文的“优惠政策”:一个学校的毕业班如果没一个学生考上初中,可以根据该班的情况,推荐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去读。经过学校领导及老师商量,决定推荐宋志芳去。得知消息的宋志芳欣喜若狂,想到梦寐以求的初中学习生活即将开始,怎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做什么都那么来劲。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宋志芳的父亲居然要她放弃这个十分难得的机会,把名额留给其他同学,要求她复读一年,下苦功夫考上初中!他的理由是,一来她年龄还小,怕住校后不能照顾好自己,反而养成一些不良习惯;二来她不是考上的,就像修房一样,基础没打好,即使修起来了,也不稳当。父亲的决定,实在让她难以接受。经过父亲的耐心开导,她认识到自己学习努力不够、学习方法也有问题,造成考试成绩不理想,于是她服从了父亲的决定。她在心底默念道:谁叫自己没本领考上,若通过考试被中学录取,父母一定会支持我读初中!于是,宋志芳暗下决心,要通过自己努力实现就读升学梦想。

复读时,宋志芳十分珍惜学习机会,经常向老师请教,学习成绩逐步提高,终于顺利通过了升学考试。可她们一家还是喜忧参半,高兴的是宋志芳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上了,为难的是自家离新市中学较远,那时没有公路,靠两条腿在大山里穿梭。特别在冬天,准备上街的村民不等天亮就得起床动身,冒着苦寒的天气连跑带溜下山,对于年纪不到13岁的宋志芳来说,更是困难重重。所以,宋志芳要读书必须住校,可四个弟妹都在学龄中,家里还有一个年迈多病的奶奶要人照顾,确实没多少钱让宋志芳住校就读。

“不读书咋行!”宋志芳的父亲叫大家不要急,“办法总比困难多嘛”。经过父母再三商量,总算把宋志芳安排在新市镇龙口村的亲戚家寄住。那里离学校近,不用交住校、生活等费用。父母隔三岔五把自家种的粮食送到亲戚家,偶尔也会送去腊肉、鸡蛋等物品,感谢亲戚长期对宋志芳的照顾。不曾想读初二时,宋志芳因上体育课时摔伤了脚,行路困难,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完全康复。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习,宋泽均夫妇咬紧牙关,让宋志芳住校。

宋志芳在校的生活全靠自理,一般一个月才回去一次,每次从家里返回学校时,早已是汗流浃背、衣襟尽湿,分不清是汗水或雨水。初二下半学期,因家里正值收获庄稼的农忙时节,父母没往学校捎来生活费,宋志芳“粮草已尽”,只好向班主任求助。站在老师面前,那嘴唇似有千斤重,老张不开。

学校生活让懂事的宋志芳深深被老师们文雅的言谈举止所熏陶,被身边乐于助人精神所感动。教师渊博的学识、宽阔的胸怀、活跃的思维让她敬佩不已。在她的心里,早已把教师当作是天底下最光荣、最能体现自我价值的职业。由此,宋志芳树立了自己的理想,决心要成为一名优秀教师!

命运总爱捉弄人,在1986年中考时,宋志芳发挥失常,万分遗憾地与师范学校失之交臂。她落榜了!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心情十分郁闷,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此完了!家里的状况让她整天闷闷不乐:二弟正读初中三年级,三妹也在读初中一年级,家里开支大,经济来源又是那么有限。看来,复读是没有指望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啊!接下来的日子,也只能像其他的农村孩子一样,给父母做帮手、种庄稼啦。

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班主任和学校领导的鼓励下,一家人东拼西凑了200元钱让她准备复读。

“屋漏偏遭连夜雨,船漏又遇顶头风。”正在她准备复读,再次冲刺教师梦想时,父亲宋泽均却因意外大腿骨折!这不仅花光了全家积蓄,还欠下了近千元的医疗费用。她们一家人再次陷入窘境,宋志芳也只能放弃了复学。


艰难追梦,衣带渐宽终不悔


“有了梦想,就要拼命去实现!”倔强的宋志芳绝不会轻言放弃。这个暑假,她经常上街,为的就是到书摊上去看书,而且一看就是大半天。虽然没有在校读书了,但她求知的热情非但没减弱,反而更加强烈。

苦心人,天不负!就在暑假快要结束时,宋志芳听说新市区(县辖区)要组织代课教师资格证考试,取得此证后,就可以到缺教师的学校代课,并且可以参加中考。这消息就是大旱时的甘露,滋润她干裂的心房!报名、复习、考试、过关!宋志芳以优异成绩取得了代课教师资格证。放在今天,对条件优越的人而言,对此可能会不屑一顾,甚至会嗤之以鼻。然而,在那个时候,对于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追逐梦想的她,这无疑是不容错过的机遇!

随后近一个月,她和父母四处打听附近学校是否缺教师的消息。当宋志芳得知寸腰村小缺少教师时,毅然决定前去代课,站上熟悉而又陌生的讲台,她总算有了一片小小的天地。

六间教室、一间厨房、男女宿舍各一间,加上用石块切成的墙体和石块铺成的不足300平方米坑坑洼洼的操场,就是寸腰小学全部的“家产”。因整个村子都没有通电,学校也不例外。

为了尽快熟悉教材,宋志芳只能在晚上借助煤油灯光工作;没有多余的床铺,她便和另一个女教师吕朝先同睡一张窄小的木架床;没有柴火做饭,她与老师们放学后自己到离校十多里远山上去捡柴,常常傍晚才能回校。为了尽可能减少经济开支,老师们都是自己种菜吃,挖土,挑粪……宋志芳样样都会。为了不耽误上课,经常从家里抄近路到学校,有一次,在经过一条小溪时,因下暴雨涨了洪水,她硬是趟水过沟,整个人滑倒在沟里,结果到了中午才换掉被浸湿的衣裳。

为了自己的教师梦,尽管工资收入微不足道,工作生活条件如此艰苦,宋志芳仍然过得充实、快乐。“当时志芳每个月工资只有36元,还要拿出20多元给家里买油盐酱醋和种子肥料……”她父亲宋泽均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颇有感慨地说。

代课半学期后,上级来了明文规定:代课老师不能参加中考!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给了宋志芳当头一棒,令她心乱如麻:去学校补习吧,又只有两三个月的复习时间了,考上中师的希望也不大;不去吧,现在代课又没有盼头。几经权衡,她还是决定继续把这期的课上完,明年的9月份再去复读。这个决定得到家人的赞许,她一边代课,一边认真复习功课,为中考做准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命运似乎专找宋志芳作对!就在开学的前几天,父亲的大腿再次骨折,又一次住进了医院。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16岁的宋志芳走出父亲的病房,在深重的夜幕下徘徊,想到自己的家庭、弟妹,想到十多年的艰辛,还有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哎!算了!完了!完了!一切都结束了!我的求学之路这下彻彻底底了结,我发誓再也不去想读书这件事了……一串串的泪水冲开闸门,直泻而下。天上没有星月,地上寂静得可怕。不知是凌晨几点了,她伫立在住院部楼下,慢慢揩干眼泪,命运再无情,人还得回到现实,自己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今后的日子还有很多变数……

随着父亲病情的好转,宋志芳很快振作起来,继续她的代课之路。她不断鼓励自己:只要多用心,只要肯努力,读不成师范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爱学生胜过爱自己孩子,管学校胜过管自己家庭。”家长们都这样评价宋志芳。作为代课教师的她,从未因私事耽误工作,还常常利用休息时间义务为学生补课。

刚踏上教学岗位时,只有初中学历的宋志芳由于知识欠缺、经验不足,内心总是彷徨忐忑。可她第一次站上讲台,就被淳朴的孩子们那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神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地告诫自己:一定要成为一名让学生喜欢的老师!于是,她一面努力钻研教材教法,一面请教有经验老师,甚至徒步10多公里到二龙小学去听有经验的老师讲课。十年辛苦不寻常,通过自学考试,1997年宋志芳获得了中师文凭,7月,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了一名思想素养和教学水平兼备的人民教师。次年,凭借中师学历,可以申办“农转非”,等机会转为正式教师。但办理户籍“农转非”需交纳1500元费用,这对于月工资只有36元的宋志芳来说,犹如天文数字。此番打算也只能就此作罢。

1999年农历腊月十五日,厄运再次降临。因为期末监考,宋志芳早早来到学校,未及照顾生病在家的大女儿,原本准备等到监考结束就把女儿送到当地医院治疗(因当时不通车辆,要步行3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医院,丈夫又外打工还未回家)。宋志芳离开家2个多小时后,从家里传来令人焦急的消息,女儿在家突发高烧,病情加重,已经神志不清……得到消息后,宋志芳飞奔回去,与家人交替背着女儿急匆匆赶赴医院,结果还在途中,女儿就永远停止了呼吸。

一枚未放的花朵,就这样凋谢了,离开了这个她远未呆够的世界!女儿的音容笑貌每时每刻浮现在宋志芳的脑海里,面对女儿的照片,面对家人的责问,面对亲友的惋惜,宋志芳唯有以泪洗面!忏悔、伤心,甚至绝望之情交织着,撕咬着她的心,她千万遍地责问着自己:“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要为满足自己当好教师的梦想忽视对亲人的照顾吗?”她挣扎、矛盾、苦闷、徘徊,几次准备离开这个曾经让自己伤心、绝望的岗位。

放寒假了,宋志芳悄无声息地来到学校,一遍又一遍抚摸着让她百感交集的讲台,心底纠结的是一丝丝难舍的情怀。

正在这时,一位家长领着几个孩子走近宋志芳,拉着她的手,恳切地说:“宋老师,求求你不要走,我们真的需要您,他们都是您的儿女!”“宋老师,您走了,我们咋办啊?”“宋老师,我们舍不得您,别丢下我们嘛!”听着家长和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呼唤,她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情不自禁地想起初中毕业未考入师范学校时的失落,想起两次复学梦想化成泡影的无奈,宋志芳犹豫了。

望着孩子们远去的身影,宋志芳心潮起伏,难以平静。自己虽然失去了一个孩子,但这里有一大群孩子需要自己啊!学生们苦苦请求的情形历历在目,自己实在是离不开这个心爱的讲台,离不开心爱的学生,这里才是自己承载梦想、追求生活的源泉和归宿!她只能不顾家人的反对,下定决心继续教书,还暗暗激励自己,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在这三尺讲台上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体现出人民教师的情怀和魅力!


执着守梦,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二年,宋志芳夫妇迎来了另一个女儿。再次得女的喜庆一定程度上抚平了昔日一家人的伤痛。她每月的代课工资也从原来的36元增加到45元、60元、80元。尽管如此,一家人的生活仍然是入不敷出、捉襟见肘,以致丈夫刘安元不得不外出打工,改善全家人的生活。

2000年的暑假,刘安元又要外出打工维持全家生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了上次的失女之痛,刘安元说什么也不放心让宋志芳母女留在家里。“我们一起出去,互相有个照应,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怕生活过得再苦、再累也值得!”在丈夫的再三要求下,她整装携女与他一同外出了。

宋志芳来到江苏,第一次看见高楼林立、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南方大都市,除了自己变得更加渺小外,感觉家乡也太落后了,地处大山里的农村太需要发展了。同时,心里更是空落落的,总觉有驱之不舍的师生之情。只要见到学校,或看见活泼嬉戏的孩子们,心底顿时踏实多了,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不到一个月就是8月底了,寸腰村的孩子们即将开学,没有老师怎么办啊?!

时间不等人,自己的梦想不能说变就变!最终,宋志芳还是硬着头皮,下决心打道回府,重操教师行业。丈夫自然有百般理由让宋志芳留下,但想到若让妻子做她没兴趣的工作,反而自找没趣,也违背了当初带妻子到外面打工的初衷。结果,宋志芳带着女儿踏上返家的行程,准备重回校园。

宋志芳重回寸腰的消息很快被家长和学生们得知,三五名家长领着子女早早赶到当地场镇的路口,等待着宋老师尽快出现在眼前。夏天的夜晚凉风拂面、蝉鸣悠悠,家长们接到宋老师后一路兴高采烈地来到寸腰村。聚集在宋志芳住处的家长和学生越来越多,相互谈论着假期以来的新变化,用不同的言语和方式欢迎她返回学校继续教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秋去冬来。大山里的冬天,白天更短,夜晚更漫长,这里的孩子们为了保证上学不迟到,比城里的孩子辛苦得多,每天天没亮就起床做饭,有时还照着手电筒去上学。再加上这里雨水偏多,路途遥远,当孩子们蹒跚来到学校时,鞋子已经被雨水和汗水湿透,一双双小脚丫被冻得通红,却总是满面微笑地告诉宋志芳:“老师,我不冷!”“老师,我都习惯了”……孩子们天真、稚嫩的话语,一次次让宋志芳感受到孩子们强烈的求知愿望,也一次次温暖、震撼着她,让她心中的执念一天比一天坚定——只要能让这里的孩子通过学好知识走出大山、改变贫困命运,条件再差也不怕、日子再苦也能熬、困难再多也要挺!

日复一日,宋志芳总是忙个不停,在不断的学习、钻研和总结中,思想素质和业务水平得到了不断提升,成了当地的骨干教师。

机会永远都属于有准备的人。2005年7月,宋志芳顺利通过教师公招考试,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同时,她放弃了到交通方便学校工作的机会,主动选择在寸腰小学继续任教,还挑起了该校负责人的重担。不仅如此,她还决定,把丈夫也拉回来帮助学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使自己有更多时间投入到教育教学中。

宋志芳认为,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书读、能读书,是教育扶贫的第一步。作为汉彝杂居的乡村,如何让彝族儿童安心读书是最大的一个难题。在宋志芳看来,现在虽然普及了电话,与家长沟通很方便,但是,学生看不见老师与家长沟通,有时会误认为自己没有得到重视,从而变得而不求上进。

2007年,新市镇坳田小学撤并到寸腰小学,来了一批彝族学生。当时,彝族家长们担心孩子被汉族师生歧视,转过来的彝族学生也是整天沉默寡言、学习松懈。开学不久就是彝族新年,宋志芳决定利用学生过年之机,对这批彝族学生进行全面家访。一来尊重他们的民族习惯,给他们拜年,解除他们的误解和担忧;二来也能了解学生在家的真实情况以及他们家到校的具体路程,体验一下他们读书的辛苦。

家访这天阴雨绵绵,偏偏彝族学生又住在高山上,宋志芳借了一双雨鞋,让丈夫陪着出发了。泥泞的山路又硬又滑,整整走了3个小时后,宋志芳夫妻俩来到最远的彝族学生家里,学生和家人见老师来了,既格外高兴,又异常感动。特别是就读于学前班的6岁彝族女生周小梅,听说老师来了,硬是跑出家门来迎接,拉着宋志芳的手说:“老师,我妈妈说,您可能吃不惯我们的饭菜,不来了呢!”“老师,您慢点儿!”“老师,您担心脚底下!”本来走这么远的山路,又全是爬坡,已经很累了,可从这么小的孩子嘴里说出的这几句话,让宋志芳心中满是感动,可见老师在孩子们的心中是何等的重要啊!那一刻,所有的疲惫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眼中噙满了激动的泪水。这一天的家访,宋志芳一大早出门,最后借了一只手电筒才回到家。裤腿上全是泥,全身像散了架一般,动弹不得。但这一趟路没白跑,彝族孩子们从此变得开朗、活泼起来,学习上也知道努力了。

有个叫刘珊珊的彝族小女孩,刚到寸腰小学读书时,被和蔼的老师、热情的同学和美丽的校园深深吸引,学习也有新的起色,如一棵小树,沐浴着阳光、雨露,茁壮成长。可是,宋志芳却发现她有拿别人东西的坏习惯。给家长说吧,又怕家长不配合(因为在当地彝族同胞面子思想很严重,他们认为这是很丢脸的事),如果放任不管,又觉得对不起孩子,担心以后会酿成大祸。思前想后,她不厌其烦找孩子交心谈心,从关心她的生活、学习着手,鼓励她、引导她,适当时候再教育她,让她明白坦诚、文明做人的道理。同时,择机与家长联系沟通,适时配合教育。就这样,她的良苦用心终于打动了家长,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共同帮助刘珊珊改掉了坏习惯,同时在美术、文明礼仪和卫生等方面对她加强了培养,使之在学习上也更加努力。

“宋老师对我们既严格又和蔼,就像我们的妈妈,不仅教我们文化知识,还让我懂得了为人的道理。”回忆起当年的学习生涯,刘珊珊感激地说。

就这样,宋志芳一年内跑遍了学校70多名学生家里,耳畔常常传来同学们自我“炫耀”的声音:“宋老师喜欢我,她都到我们家去过!” “宋老师也喜欢我,她也到我们家去过!”学生们因此变得更听老师和家长的话,学习也就更加勤奋了。

最让宋志芳感到自豪的,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高材生邓华。他从小聪明,但作为农村家庭中的长子,常有因家务劳动辍学的情况,宋志芳便经常与家长沟通。邓华读完研究生后,去澳大利亚当了几年工程师,现已回国工作。每次回老家,邓华都要捐赠资给母校,鼓励师生们努力工作、勤奋学习。

“再大的困苦都没有孩子们的学习重要,我要在这里教书一辈子!”宋志芳这一坚守,就是永远!


放飞梦想,妻唱夫随苦也甜


2004年,寸腰小学校开始重建,历时1年,一座占地面积1000余平方米有着现代气息的寸腰小学校矗立在大山深处。如今洁白高耸的教学楼、宽敞平整的操场、崭新的学生食堂一一呈现在眼前,昔日学校围墙旁边不大的黄桷树如今已参天入云,依稀几颗竹子已是郁郁葱葱。2009年,在当地党政部门的协调争取下,开山凿路修筑了一条宽4.5米,长4千米的乡村公路通往寸腰小学。虽然是碎石路面,但它的建成通车,让山里的人们买彩票中了大奖一般兴奋。当时学校只有140多名学生,其中有30多名住校,有20多名是彝族学生,平时有不少事务,还要分发营养午餐,“麻雀虽小,肝脏俱全”,多年来,一大堆的活儿,主要靠宋志芳及其丈夫刘安元撑起。

朴实、健壮的刘安元当兵退伍后,常年在外打工,每月能赚4000多元。自从学校有了住校生和营养餐等工作,宋志芳便把丈夫硬“拉”到学校来。他得知宋志芳每天起早贪黑,常常连择菜、吃饭的时间都花在学生和学校管理等工作上,很是心疼,便回来帮助宋志芳所在的学校,料理些家务,以减轻宋志芳的负担,让她有更多时间从事教育工作。他在学校主要为学生烧水、蒸饭、搬运货物、维修设备设施、管理学生安全等,还主动担起了看管修建的重任。刘安元成了学校的“勤务兵”,但他的月工资不到1000元。刘安元说:“之前一个战友打电话叫我去搞管理拿高工资,但如果我走了,她一个人在学校忙不过来。最艰难的日子我们都能挺过去,现在少收入一点也没关系!”

假期里,外地老师都回家了,为了保障学校财产安全,宋志芳作为本地老师,经常主动承担护校工作,把学校贵重物品搬到了办公室,在地上打个地铺,同丈夫一起住下,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

暑假里的寸腰小学寂静无声。宋志芳匆忙吃过早饭,开始了她新的工作放假了,外地老师们都回家了,学校更需要人看护,我作为本地老师,护校工作义不容辞!在空旷的操场内,她认真清扫一夜间洒落的枯枝落叶。

中午时分,宋志芳把学校的事情料理完后,想起留守彝族学生吉牛以夫三弟兄在家无人照看,便顶着烈日,步行20多分钟来到这三名彝族学生家里进行家访,孩子,家里就数你年龄最大,要好好照顾俩弟弟。宋志芳像妈妈一样叮嘱着。

暑假期间,是修补课桌凳和门窗的最佳时机,我要抓紧时间,才能保证在下学期开学时师生们都能用上完好的办公和学习用具!刘安元连续几天都在清理需要修补的课桌凳,还自掏腰包购买了锯子、斧头等维修工具。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寸腰小学的教学成绩从全镇最末上升到前几名,宋志芳在2008年,获宜宾市艰苦奋斗奖;2009年,获得屏山县优秀教育工作者荣誉称号; 2013年9月,在成都华西都市报和蓝光集团举办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活动中获四川省最美乡村教师风采奖;2014年6月,获宜宾市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2013年10月首届 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自启动以来,通过中国青基会系统组织推荐和社会推荐两种方式共收到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427名乡村教师的资料,从中遴选出300名获奖教师。宋志芳的感人事迹更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于2014年5月获得“烛光奖”和全国10强“烛光榜样”称号,被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官方网站——“2014年‘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大型公益活动专栏展播; 2015年作为宜宾市优秀教师代表在全市庆祝第31个教师节座谈会上发言,并入选马云乡村教师候选人名单。她的吃苦精神、感人事迹多次在中央、省、市等重要媒体报道,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近年来,宋志芳所任教的学科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其中:2011-2012年度获得全县教学质量一等奖;2012-2013年度获得全县教学质量三等奖;2013-2014年度获得教学质量进步奖;2014-2015年度获得教学质量三等奖。领导的认可、家长的尊重、学生的问候,让宋志芳感到无比的幸福与快乐,更加体会到了教师这份职业的神圣与伟大!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29年过去了,宋志芳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前来这里教书的老师也是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但她毅然放弃了到县城工作的机会,坚守着这一片热土,在勤奋与辛劳中守护着精神家园。

“我会一直追求着,给予孩子多一份梦想、多一点自信、多一些成功、多一点快乐。让更多的山里孩子走出大山,放飞梦想!”这就是宋志芳,一个普通教师的情怀。

夸美纽斯说过: “教师是太阳底下无法再优越的职业”。宋志芳对教育的梦想,最终战胜了曾经的彷徨和伤痛,让她一如既往,无怨无悔地行走在基础教育的光明大道上。我们由衷希望有更多像她这样热爱山区教育的人民教师,用智慧和心血点亮山区孩子的希望和梦想,让他们飞得更高、更远!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青春无悔 平安无垠
  • 下一篇:献给祖国
  •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第二届中国凉山西昌邛海“丝绸之路...
    2017年10月1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四川省作家协会、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